我写同人不是因为爱

一点闲话,狂言妄语,不打TAG随便看看。


标题是我最近一两年才慢慢开始想并且想得还不是清楚的问题。


所谓的最近一两年,大概就是我公开《栖居》的时候吧。书名号打起来好麻烦啊接下来都不打了。


栖居对我来说真的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作品。说它重要,不是因为我有多爱它——虽然我曾经确实很爱它。如果真的有从跨越日光到最近的大英图书馆史话一路追下来的读者【好像没有】,很容易就会发现,栖居是一个非常明显的文风转关的turning point。栖居之前写的东西完全都不能看。


写栖居的跨度非常长了,从高一直到高中毕业,高中真的影响我很多,甚至真的可以说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这些都不再多谈了。我说我曾经真的很爱栖居,我曾经也觉得写同人是因为爱,栖居就是最好的证明——临也一直是我唯一的本命,我确实曾经抱着【我想把全世界最好的爱给你】的想法来写栖居,不管说【我想把人类真正的孤独还原给你】【我想证明你是一个真正的人类】【我想让你学会爱】这些说得有多天花乱坠,都或许只是栖居成型过程中的附属产品。初衷只是,我真的很喜欢这个故事,很喜欢这个角色,所以我想写一个故事,一个我写的故事,有你,有她,有爱,有世界。


然而,栖居,最后给我来了什么呢。


抄袭。明着抄袭的,暗着抄袭的,到文下留了言聊得开心吹捧得天花乱坠扭过头自己开了文满篇满篇即视感的。还少吗?


我生平第一次碰见抄袭,就是栖居,也是从栖居之后,抄袭就没断过。


所以栖居给我带来了什么呢。


葬送。


葬送掉了,葬送掉了我全部的爱。我的爱就是这么脆弱的,不是靠读者基友和所谓的真爱粉就能一直维持下去的,我是个很自私的人,我写故事绝不是为了别人写的,但恰恰是别人最容易毁掉我这份源动力。


抄袭让我觉得恶心。所以连带着也开始厌恶自己的作品。


知道为什么栖居的番外很久不更新了么?不是因为我爬墙了,而是我恐怕有生之年都无法克服那种恶心感去再一次打开栖居的文档了,光是被人提起,就觉得恶心。


用森知花姑娘的话说,我的东西不见得好,只是你不许碰。


你胆敢碰了,我就嫌脏,权当垃圾扔了,你乐意舔,就到臭水沟里舔去吧。


所以DRRR、黑执事虽然都是我喜欢的作品,但是我写完栖居和史话就非常不情愿再开新的作品,因为你们弄脏了我心爱的宝贝。我甚至想干脆就一直保持着高频度的爬墙,到这个圈,写一本被你们当作里程碑的——承蒙看得起我,的样板式同人,然后立马爬墙去别的圈写新的作品,然后你们就去仿呗?随你们仿,你看你的仿品到哪年哪月能够得上正品的脚后跟?仿得了文风你试试技法?抄得了情节你懂不懂内在逻辑?


你家柔情四溢的女主是不是越来越像岫野椋了?但是你到死也不会懂岫野椋真正的温柔。


你家傲慢自得的老不死魔女和伊薇特是不是只差一个名字?但是……省省吧我真的懒得嘲讽。


说穿了就是我的爱就是这么被消磨掉的。临也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我唯一的本命,至今仍然是,只不过我真的不怎么爱他了。


所以老实说,我现在写同人,真的不再单纯因为爱了,甚至很大程度上,与爱无关。


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过同人了,也很久没有碰到过能打动我的同人作品了,可能是因为我读了这个专业的关系,也越来越挑剔。开始对于作者一个劲地叨逼叨逼对作品有多爱有人物有多爱感到厌烦,作品本身的质量【是说文法、文笔、逻辑、架构】不够上乘的时候,会连带着否决这份感情。可能我已经开始习惯用所谓的学者思路【然而还完全不成熟】看待一切作品,匠心才气比起那份叨逼叨逼喋喋不休的爱意更重要。


看到有些人甚至说自己对某角色某作品的爱真挚得无人可及的时候更觉可笑,你先拿出无人可及的作品来再说吧。


我只讲道理,而不想谈感情——这点大概挺讨人厌的。但是很遗憾,我好像已经变成这样的人了。


之所以本身还在写,似乎已经变成习惯了。大英夜话是一个新的尝试,我开始试着把学到的专业知识融进作品,想跳出大路货的框子,这种尝试也不知道成不成功也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发展下去。现在更多是把写作当成练习和尝试的兴趣,高兴就写,不高兴不就写,也许哪一天我真的就不写了。


如果到那一天,也谢谢你们曾经喜欢过我写的故事,哪怕给你带来一丁点的感动也就算我没有白写,就算被人弄脏了,也有了外在价值。而它的内在价值,可能已经被我舍弃掉了。我只是努力写一个好的作品,而不再是充满稚嫩而真挚的爱的作品,仅此而已。


评论(12)
热度(8)

© 鸫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