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美人症候群|小排球|BG|04

04.人面桃花·续

「啊啊,明明不要醒过来就好了。」

 

——自透世在某天的日记里写下这行字起,她那漆黑不透光的梦境里,一夜间荒原遍开桃花。

 

国二的春天发病,一直到国三才逐渐适应了时不时断电陷入一片漆黑,醒来后日历已经翻过十几页的生活。接受了不断出现时间断层的现实,最终这个世界全部被打散成了记忆的碎片,稀里哗啦撒进梦乡,开成一团团遗世独立的荒野桃花。

 

透世眼中的白昼变得愈发短促和忙碌,而黑夜则渐趋漫长,从枯燥中剥离出安详。紧赶慢赶补上昏睡期间落下的学业,幸亏仙台市的国中升学本身就不是很困难,透世才得以升入青叶城西就读。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春假都已经过半,而透世清醒的记忆尚且停留在国中卒业式开始的清晨,天风清朗得宛似青叶城悠悠流出的葱绿歌声。她一抬头,就看见及川窝在懒人沙发上看过期的漫画月刊,他身上的白体恤和浅色运动短裤让他看起来像卧在熟透杏子里的白胖核仁。

 

“阿彻,早上好。”

 

“啊!透世姐醒了!太好了!”及川立刻甩手扔了杂志三步两步跑到床边,“这次又睡了好久啊!”

 

“是呢,哈——啊——”透世打了个哈欠,“一君呢?”

 

“小岩去楼下拿柠檬汁了。”

 

“这样啊。”透世忽地转过视线仔仔细细地打量及川,然后猛地捧起他的脸使劲搓了搓。

 

“呜哇——你突然做什么啊透世姐——”

 

“阿彻是不是瘦了?”

 

“哈?”

 

“也长高了?”她抬起手在及川的头顶比划了一下。

 

“嗯!也许有一点吧?”及川歪了歪脑袋,比了个V字,嘴角提起,露出灿白整齐的八颗牙齿,“呐呐,有没有变得更帅气?!”

 

“是~是~变得更帅气了哦!”

 

“哈哈哈哈!等会儿一定要跟小岩炫耀一下!!”

 

透世眯着眼睛望着自小跟在她身后的男孩,轻声笑了。及川的面容变得模糊起来,眉眼的轮廓已看不分明,鼻梁和嘴唇的线条也融化在樱色的粉彩里。天花板、窗帘、花色的壁纸,熊猫外形的电子闹钟,所有清晰的、近在眼前的事物全都离散成了泡沫一般的七彩光影,全都不再确切可感。

 

她伸出手按住了及川的头顶,揉了揉他的短发。

 

天真的人无赖,无赖的人天真。这最可怕,又多么自然。

 

“真好啊。也许下一次我醒过来的时候——

 

“阿彻就已经变成了成熟出色的大人了也说不定呢。”

 

“……诶?”

 

“好啦好啦,阿彻快点出去,我要换衣服了。过会儿一起去楼下找一君喝柠檬汁吧。”

 

透世半推半哄地把面目一派模糊的小男孩推到了房间外一把合上了门,然后背靠门板缓缓滑坐到地上。她仿佛沉入了死寂的深海,看周围的一切都似隔着一片迷离不定的水影,日月星辰在浅海浮光的罅隙间永久地沉默。

 

那片梦境的荒原上没有时间流过的痕迹,萧条的桃树开始抽枝,勾勒出诡谲寂静的疏艳和无由来的馥郁芬芳。

 

「我想我被抛弃了,却不知道抛弃我的是谁。

 

「我唯一知道的是,抛弃我的‘那个’,连阿彻也一同卷挟走了。

 

「或许不止阿彻,把更多的更多的,从我身边带走了。」

 

透世在那一天的日记里留下了一个简单的判断就合上了本子,等待更确切的答案和证实。

 

疾病的发作开始频繁,现实愈来愈模棱两可,梦境却越发棱角分明。馆华来看她,她竟分不清究竟是她从梦里出来了,还是馆华来到了梦里。到底是梦境笼罩着她,还是她在梦境上生长。渐渐地,连爸爸和妈妈的声音都无法明确地区分开了,蝉鸣、风声、足音、鸟啭,全都混杂一起不辨彼此。世界成了个混沌的宇宙,恒星脱轨,天河崩溃,尘埃和星屑扭成一股尽数灌进透世的身体,令她不堪重负。

 

春假结束,透世入读青叶城西一周后,睡美人症候群再次发作,一睡就是大半个月。待回到班级,她发现自己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局外人,像是被隔离的细菌一样被排除在一个个已然自成体系的小圈子之外。不仅是同学,连班主任都盯着她想了好一会儿都叫不出名字——在沉睡的日子里,她被忘记了。

 

透世找到了答案——她被时间抛弃了,这条滚滚不息的洪流撇下她向前奔跑的同时,将她身边的一切全部带走。她从他人的记忆里脱落,成了一块孤立的碎片,自在流离,一空依傍——那是没有办法的,因为她和他们的时间流速不同。她所拥有的,只剩下这漫长的静止,以及那个空落落的荒凉梦境。

 

透世重新做了自我介绍,然后就在角落里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不听课、没有朋友、不参加社团,这都无所谓,反正她过不了多久就又得请假,做任何被记得的事情都没有意义,时间会在下一次冗长的睡眠中将她留下的印记尽数抹去。她带着莫名的从容自得,打开日记本,仿佛这股安定的信念足以贯穿生命始终,不畏衰老和死亡。

 

抗拒思考。背弃时间,亦如时间将她抛弃。

 

「啊啊,明明不要醒过来就好了。」

 

一夜间春风吹开花千树,荒原开满桃花,冶艳鲜丽的花朵成了透世唯一能看清的东西,是她在这时间不确知的世界里仅有的恒常不变的东西。桃枝旁逸,桃花流云。那些花朵或粉或白,或丰腴或枯瘦,自成姿态又落得一派天籁,它们看起来像爸爸、像妈妈、像流耶、像同学、像老师,像大千世界,像万古长空。

 

「我的梦境沉睡在不似人间的花园里,那花园里却又开着人间的桃花。」

Tips
1 透世的世界是心理性和感官性的。
2 梦境和真实的辩证。
3 梦境具有吞噬性。
4 没有时间的人,意义也就不可能发生。人类的本质属性是历史的纵深。
5 部分语汇来自王安忆《天香》

评论(3)
热度(3)

© 鸫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