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美人症候群|小排球|BG|07

07.离去之人·终

透世的野心,及川也是知晓的,比“她要离开”,知晓得更为彻底和清晰。

 

“哈啊?流姐要隐退?!”

 

“嗯。透世已经不可能再打排球了,所以我也放弃了。没有透世给我托球的比赛,我不想打。”

 

“但是流姐这么强!!一定有很多豪强高中发来邀请的吧!一定会有更多的机会,能再去全国的吧!”

 

“话是这么说……”

 

“小岩你不懂的啦,就不要多嘴了。”

 

“啧,笨川你……”

 

“因为,二传手不是透世姐就没有意义了吧?最开始说‘要去全国’的,就是透世姐,而不是流姐,呐,我说的没错吧,流姐?”

 

馆华摊了摊手,默认了。心想及川这小鬼果真不得了。

 

——想打出仙台市、打出宫城县、打出东北赛区、想去东京打全国大赛,这个愿望透世只对自己说过,别人不知道这一点,馆华也向透世确认过。支撑着过去的北川女排杀出重围进军东京的庞大野心,并非那个耀眼夺目的北川女王的口号,而是那个躲在女王的锋芒之下,低敛而持重的二传手的愿望。

 

连这都看穿了的及川,未免心思细腻得过分,甚至有点让人害怕。

 

对于一直跟在透世身后长大的及川,馆华是心有不忍的。及川想要开花就必须离开透世,而那对他来说太残忍了。馆华以为如若没有人来强迫他这么做,他就会放弃开花的可能,毕竟他本身或许并没有那么愿望,况且他又那么在意透世——馆华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强迫及川开花的是及川自己,他终于决定离开一直以来所立足的位置——那个透世身后的位置,他决定接下透世的愿望,越过透世,拉上岩泉一起向前走。

 

他说要去全国——那明亮的眼神比当初的透世还要璀璨。馆华知道岩泉是绝对不会拒绝的,亦如当年的自己无法拒绝透世:我们一起打排球吧,赢下仙台市,赢下宫城县,赢下整个东北,我们去全国!

 

及川和透世是相似的,他们的骨血里有一种一脉相承的东西,尽管与血缘无关。那种东西,足以让馆华为之倾心,也足以让岩泉应下那相当艰巨和长远的挑战。及川并不算得上是天才——后来馆华见到影山飞雄的时候就确信了这一点,二传手这个位置上要假若诞生真正的天才,那么及川的天赋显然不如那个小他两岁的后辈。但是能让及川的才华开出花来的绝非天赋那种可遇不可求、实质上又十分廉价的东西——

 

没错,天赋是廉价的。没能开出花来的才华只不过是一颗没有意义的朽烂的种子,而没能被衍化成才华的天赋更是没有价值。能让天赋衍化,能让才华开花的,才是最最重要的东西,那恰恰是透世所明白的,并且早早交给了及川的价值,他们深知那样东西的珍贵,且一脉相承。

 

——是深入骨髓的韧劲和胜利的愿望。透世说及川是天才、会成为二传手的传奇,馆华认为这个判断并无偏颇,因为成为传奇所需要的,及川都有了,本没有的,透世也都给他了。剩下的,也只是时间。

 

馆华看着及川在崇山监督的指导下练习,每每产生一种残酷的联想——及川的根系牢牢扎下土壤,茁壮成长,而透世把养分全部供他汲取,迅速地枯朽在他的繁茂枝叶下:及川的开花是时间问题,而透世的溃烂也是既定的终局。

 

这一点,想必透世自己也很清楚。透世和及川如此相似,偏偏透世遭遇的不幸让她放弃了所有的可能性,而这种可能性全部在及川身上熠熠生辉,纵然馆华再不认可她的自甘堕落,也于心不忍。所以透世疏远了及川,馆华也没有再指责什么——他们全都不坏,只是偶在和必然的一切皆待他们不好。

 

也许这种状况直至透世成年自愈才会有所好转,馆华只祈祷待到透世重新回到这边的世界,她尚能拾起丢失的时间,拿回遗落的至宝,而及川,在这段枯燥到近乎疼痛的岁月里,能守住他和透世过去光阴里全部的记忆,那些漫漶的细节,那些琐碎的情谊,那些重原透世生而为人的证明。

 

馆华深知,能守住透世支离破碎的人格的唯有及川,除了及川,谁也做不到。

 

馆华和透世隐退后的北川第一面临的是黄金时代过去后的漫长低谷,相比女排的彻底颓废,男排多少还存留着一丝希望的苗头——崇山监督拜访了及川家之后已经定下了及川的升学保证,很快岩泉也是同样,国小卒业之后,两人必然入读北川第一。及川也岩泉国小五年级的时候,馆华高中卒业,进入宫城县教育大学,仍旧时常抽空去北川第一男排部陪练。同年透世高二,出路也早就决定:碍于病情她不可能毕业后就立即成为社会人,但是常年请假又让她难以顺利获得一般大学的入学资格,于是考虑去仙台青叶学园短大就读,这也是多亏了青叶城西的豪门出身的福祉。

 

透世在青城的两年里,病症发作得越来越频繁,沉睡的时间也越来越长,馆华偶尔会去探望,很少赶上透世清醒的时间。及川则每天都会去重原家,就好像和过去没什么两样。生活不知道什么时候猝然间陷入了诡异的静止,不再起一丁点风浪。

 

透世很快就要成年了,成年之后睡美人症候群会自愈,一切都会恢复如初。这样的期望太美了以致不敢说出口,生怕一出口就成了破碎的泡影。馆华也好,及川也好,所有人都谨小慎微,屏声静气地等待那个日子来临,他们对彼此心里微妙的恐慌和不安心知肚明,却只能在一个个不经意间无意义的眼神交换里互相安抚。

 

睡美人就要醒了,童话终归是要结束的,那个离去的人也终归要回来。

 

怀揣着这般希冀的馆华,在某日回到家里,看到起居室里正襟危坐的重原一家和旅居美国多年的伯母的时候,内心那个美丽的泡影,“啪”的一声破碎了。

 

“去美国?!!为什么呢?!不是说成年之后就会自愈的吗?!没有那个必要的吧!”

 

“但是透世没有任何要自愈的倾向,病症也一直在加重。北卡州有专门的KLS研究中心和治疗机构,近年来在这类病症的治疗方面有相当的成果,所以,馆华夫人提议让透世去美国接受治疗,我们认为这是不错的方案。”

 

馆华只觉得脑门发烫,几乎无法思考,混乱又暴躁的情绪席卷了她的思维。她猛地扭头看向透世:“透世,你呢?你怎么想的?!”

 

——她还没有得到答案就已经绝望了,她崩溃地想着此时此刻这种无法挽回的绝望是不是及川早就有所体认。那个无动于衷的人眼神已经不停驻在此世多年了。

 

“我去。”

 

透世安静地眨了眨眼睛。


TBC


想着大王明天就要输了,还是赶紧把这章写出来ry

评论
热度(4)

© 鸫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