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美人症候群|小排球|BG|08

08.睡美人与小王子·终

——唤醒睡美人的方法,只有一个。

 

想要叫醒睡梦中的透世,变得愈发艰难了——上村老师的威慑力已经不足以穿透她质密厚实的睡眠,及川为此很困扰。她睡着的样子仿佛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安然,成了尘俗不可触及的动人境地。

 

及川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他很久没和透世说上话了。透世平日总要参加补习,假期里见面也只是匆匆而过,病发的时候则长久地沉睡,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及川和透世的交流,成了他坐在床边握着透世的手单方面的絮语和祷告。

 

“呐,透世姐,墙垫一百真的很累啊,不过今天帅气的及川也好好坚持下来了哦。小岩已经开始练习跳发球了,我也好想快点跟上他啊。”

 

……

 

“呐,透世姐,今天流姐带我和小岩去甜品堂吃春季限定的樱花饼了呢,透世姐肯定会喜欢那个口味的吧。”

 

……

 

“呐,透世姐,崇山监督为我和小岩定下了升学保取,卒业之后,我们就会去北川第一了哦。高中的话,我们也一定会去青城的。我和小岩约好了,我们要代替透世姐和流姐去全国,那是透世姐的愿望,对吧?”

 

……

 

无从计数的琐碎的无意义的闲扯,无处安放的寂寞的无实质的光阴。

 

“透世……呐,我所说的全部的这些,透世姐什么都听不到吧?还是好好地睡着呢,不然,为什么不愿意醒过来,像以前一样和我们在一起呢?”

 

及川在充分地回忆,竭尽所能地记住每一个细节,与此同时也不得不充分地遗忘,否则无法面对这个存在从此间的消失。

 

 “呐,我不想透世姐变成睡美人啊,透世姐只要是我的透世姐就足够了啊。”

 

——睡美人是属于王子的,而及川早就证实过,自己并不是王子,就如同往后也无数次极尽痛苦地去证实,自己并不是天才。所以他终有做不到的事情,任凭再怎么努力也终有超越不了的极限——去赢怎么也赢不了的牛岛若利和影山飞雄,去挽留怎么也不肯回头的重原透世。

 

及川过早地理解了这些颠扑不破的真理,所以他就算对牛若和影山怀有愤恨,也恨不了多久,对于馆华,也到底不肯狠心责怪,尽管他一度是耿耿于怀的——馆华对他隐瞒了透世要去美国的事。

 

他和透世相连接的时光,从国中一年级开始,生生地断裂了。他清楚地记得透世离开的那个早晨:迟夏的晨风带着浮躁未歇的热意,及川感到胸腔已被风声灌满,铺天盖地的铂金色光流洗刷了他的全部感官,一直以来疲惫困顿和无声的嘶嚎全都风烟消散,从前以前,往后之后,所有的瞬间都抹消成一片空白,全部被夺走。

 

被夺走——那是充斥在他思想里全部的声音和意识。

 

被夺走了。

 

神啊,为什么要夺走呢……沉睡也无所谓,疏远也无所谓……为什么非要夺走呢?!!

 

事后他终于明白了馆华为什么流着泪拉着他的手请求他不要怨恨透世,因为透世所承受的被掠夺远比他所承受的要多得多,透世被错位的时间夺走了全部的现实,而他仅仅只是被现实和时间夺走了透世。

 

他从北川第一一路狂奔到车站的时候,透世已经在馆华晶子的陪同下走过了检票闸口,正要下月台。任凭他如何呼喊,她连头都没有回一下,就那样毫无反应地走掉了。从小到大,透世都走在他的身前,他总是拽着她的衣角紧紧地跟着,从来没有走丢过,这是透世愿意带他和岩泉去任何他们想去的地方玩耍的原因,他们再怎么闹腾,总是不会跑丢的。而这一次,及川再也追不上透世了——她甩开了他的手,被混乱的时间和庞大的梦境裹挟而去,把他和其他人一起扔在了原地,独自飘然而去。

 

及川在漫漶的回忆里慢吞吞走回家,就看见岩泉站在他家门口咯吱咯吱掰着拳头,带着恐怖的笑容——仿佛一盆凉水从头淋到脚,及川从头顶到脚跟狠狠地打了个激灵,一下子就被拉回了现实。

 

“诶?!小岩你……也没去比赛?!”

 

“哈啊?说什么傻话,我的二传手打了一通电话就一溜烟没了影,头也不回地翘了比赛,我还留在那里干什么?!”

 

面门毫无余地吃了一击重锤,满满当当。

 

“呜啊小岩……别!别打脸!!呜哇鼻子啊!!鼻子被打歪掉啦!!!”

 

“闭嘴!!你就等着明天被监督和前辈们臭骂到死吧,垃圾川!!”

 

面对岩泉的臭脸,及川抽噎了几下,终于忍不住嘴一歪,抱着青梅竹马的脖子嚎啕大哭。

 

——透世启程的那天,及川翘了他的第一次正式比赛,而岩泉捧着纸巾盒陪着他蹲在家门口哭了一个下午。

 

“喂,我们说好要去全国的吧?你说话还算话吗?”

 

“嘤嘤嘤那当然了小岩!嘤嘤嘤……”

 

“呜哇滴下来了滴下来了!!快擦擦啊恶心川!”

 

“不许说我恶心!!”

 

——及川知道他无法成为睡美人的王子,但是他能做的事情还有很多,能实现的愿望也不止这一个。所有被夺走的,等成长为足够强大的存在的时候一定能将其夺回。

 

及川洗了把脸,瞪着通红的眼睛,气势豪迈地振臂高呼:“我们回学校练习吧,小岩!”

 

“噢!”

 

“我们去全国吧,小岩!!”

 

“噢!!”

 

他看见一个面带委屈和哀戚的小男孩,坐在床边,久久地等待着透世的苏醒,而始终没有等到。他看见他怀着些许幼稚的希望和期待小心翼翼地吻了透世的唇,低声念叨着“快点醒过来啊透世姐……”

 

日复一日,睡美人终是没有苏醒,这个童话等不到最后的结局就被现实撕扯得支离破碎。小男孩的面目在这迟暮的夏天的瓷白光晕里变得模糊了起来,却又带着动人的色彩。

 

——及川心想,是时候和他说再见了。

TBC

庆祝大王败北【you

评论(10)
热度(5)

© 鸫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