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美人症候群相关

杂谈 不打tag

开篇还是向看到了这篇文字的诸位郑重道歉,对不起。

向你们投掷了这么一堆情绪垃圾,实在对不起。

看过我其他作品的都能看得出来才对,睡美人症候群是一个完全挣脱了我以往写作习惯的产物,是怪胎。我写这篇非常快,就算学业忙成狗屎也是有空就两千字两千字一写,我图的就是一个快字,求的是魏晋文章的气魄,只求一个倚马可待的快字。不作雕饰地一泻而下,畅快无阻地爆喷我那些蓄积了太久的恨意。

对的。恨意。我就是满腔怨恨。这篇同人的缘起,关于回头和不回头的苦痛,就是我的苦痛,具体的就在lofter的那片private chatter里面。所以我就是怀着无处宣泄求而不得的恨意起笔的,宣泄恨意何必字斟句酌呢,我求的就是一个畅快淋漓的解脱。我想写这篇很久了,因为我的恨意也蓄积得太久,导致我没办法仔细地构思和捉摸大英图书馆史话,那种文字不静下心来怎么写得了呢,所以我忍了很久还是忍不住了,就搁笔写了睡美人。

都说同人是爱的产物吧,可是也该允许我有恨才对。在被质问为什么不能让哪些人在我笔下的世界里幸福下去的时候我真的生气了,我说

 

我就是想刁钻恶毒。毁三观不善良。不成圆满不得好死。都喊着写同人要有爱,凭什么不允许我心里有恨。凭什么就得如意春风终成眷属,天晓得这世上太多的死不如意求而不得,凭什么就让这些恨意无处安放。说着温善博爱实则是天大的狭隘。幸福了和乐了那些现实的苦痛和不快就能得到慰藉和遮掩了吗。笑话。

 

脾气发发也就过去了。回过头想想我依然认为我的想法没有错。我错的只是这样想不顾一切地把情绪垃圾都抛进文章抛给了读者,你们怀着好意来读,最后读了一肚子恨意回去。是我任性了,实在对不起。

看了今天青城而战的结局我心里也多少不忍。我到底还是心疼及川的,但我始终认为及川最精彩的就是他的败北,他的韧劲和尊严在不可逾越的对手面前爆出的光辉是我倾心他的原因。败北的王者才有贯穿真实的力量,再怎么努力也终有无法超越的极限,这让他像极了每一个人,每一个人为了梦想从一而终努力着却未必能获得所想要的平凡的人。但是这样的败北也是动人的,甚至于我不忍心任何一丁点的苛责加诸他身上。这种败北不需要任何二次创作的如意圆满来遮掩和慰藉,也是最最动人的。

所以我说睡美人我写不出圆满的结局,因为它本就存在了无法逾越的极限,这全都是我的恨意,一个心里没有爱的我是不可能心胸宽朗到写出多么明媚美好的结局的,我要是写出来了,那一定是遇到我的命定之人了。

虽然写完前半段之后,我在反思,我是不是对读者和及川都太过刁钻苛刻了。不过我的作风就是这样,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写什么都只看我开不开心,我要是写得自己都不开心了我还写个什么劲,我肯定就不写了。所以我还是这么写,我能承诺的努力就是,即便是恨意,我也想让它开出花来。

睡美人的笔法是颠覆了我以往的习惯了,废名、汪曾琪、王安忆,金宇澄等等,我接受了也选择了很多大家的审美取向。我写得快,不多铺衬,落笔枯涩,转换视角的最终目的也就是希望读者能看到画面外的人,去感受和猜测,在刻意隐藏起来的部分里去体认——我说的当然就是透世的部分。

我几乎不进入透世的心理,也不为她做任何辩驳——看到现在的读者大概会觉得这是我写过最渣的一个女主了吧……

但是就如我不忍心苛责及川,透世我也是一丁点都不忍心去苛责的。

就像我就算忏悔反省,也不忍心苛责我自己一样。

 

说到底这不可能是个太过美好的故事,毕竟我的初衷就是用它贯穿真实,来让我自己痊愈。

你路过了看到了,那就请自便吧。一壶酒一碗茶干,尽兴就好。来者不拒,去者不留。


评论(14)
热度(1)

© 鸫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