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魂|少女前线+青春x机关枪|BG|14-15

Chapter.14 九尾剥牙·上

摄影棚里的灯光调得过分炫目了。镁光灯像烟花一样接二连三地闪爆,空调打得很低,空气里却还是弥漫着一股梅雨季残留下来的湿热。FAL望着被反光板和DP闪光灯簇拥着的年轻模特,只觉得眼前大片大片厚薄不一的光斑重叠在一起,摇摇晃晃弄得她想吐。许多年轻的女性员工都桩子似的插在棚里,借着手里的材料夹和水杯的遮挡偷瞄着拍摄中的模特,不住地窃窃私语。FAL留意着拍片进度,一边还要勉强分神盘算下午的置装预定,头脑就更加昏昏沉沉的了。

 

“FAL老师……你还好吗?可以的话,请喝水……”“啊……太谢谢了。”FAL冲实习助理点了点头,接过她倒来的冰水一饮而尽——从喉咙凉到了胃里,肠道里流过一阵咕叽咕叽的可疑声响,她觉得更难受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沙绪,我忍了很久了……”“诶?!怎么了!您身体不舒服吗!还是休息一下……”

 

“真是忍不下去了!!”FAL一把捏扁了空掉的纸杯,指着镁光灯下摆pose摆得忘乎所以的男模放开嗓子咆哮道,“那么丑的领带到底是谁选的啊?!!一点品位都没有!!!”

 

——整个摄影棚顿时陷入死一般的寂静,连时钟秒针走字的声音都变得震耳欲聋。

 

“这,这这……”负责本次企划的造型师脸涨得通红,“这真是太失礼了FAL小姐!!就算是特邀的造型顾问,您也不能如此……”

 

FAL下巴一抬,理都不理,伸手扯过一旁衣帽架上的浅色细纹领带,蹬着高跟鞋哒哒哒气势汹汹地走到了模特面前,仰起脖子瞪着他,男模戴的耳环是钢芯弹的颜色,衬得他精致的耳垂如同羊脂玉一般温润通透。FAL大模大样地命令道:“你,把头……低下来!”

 

模特眨了眨眼睛,对于平素矜持稳重的特邀造型顾问今日大着舌头吆五喝六的出格行径感到颇为新奇。“好的好的——请不要生气哦?”他顺从地倾下身,凑到她跟前。FAL仍是老大不情愿满脸嫌弃地一撇嘴,粗暴地揪住模特衬领下那丑得不忍直视的红色波点宽领带,三下五除二扯了下来扔在地上,动作利落就像扔掉空了的弹夹。然后一甩手里的细纹领带绕过他的脖子,打了个半温莎结压在衣领下,从腰间的红色小挎包里摸出一枚纯银镶蓝宝石领带夹夹上,豪迈地挥挥手,一巴掌拍在他的肩上:“好了!这才像话,顺眼……多了。”

 

“FAL小姐!!都说了请您不要自说自话!!这边会很困扰的!!”造型师气得两肩直抖。摄影师端着单反,表情十分尴尬:“嘛,消消气,怎么说呢……FAL小姐选的那条确实,相对来说比较符合凉太今天的风格……”

 

黄濑凉太直起身,摩挲着领带夹上切割细腻的蓝宝石,细长的眉眼弯成一川映着月亮的江流:“嗯,我也觉得FAL小姐的比较好诶。”不料FAL又猛地拽住领带把他拽得低下头来,啪地双掌一合捧住了他的脸,双颊微醺,目光恍惚。

 

“黄濑君你啊,光是脸长得好看是远远不够的哦?品味也得更多地提升才行……听见了吧?什么时候也让我指导一下啊……嗝呃!”黄濑一愣,忍不住低笑出声:“噗……您今天到底喝了多少啊,FAL小姐……”

 

“够了啦!FAL老师……您都在胡说些什么呀!!”实习助理终于熬不住了,冲上来拉走了FAL,“您果然还是太累了,请去休息室歇一歇吧!”“哎哎?沙绪你拉我做什么呀,这种差劲的品味,必须得好好教育一下才行……”“那也和身为模特的黄濑君没有关系!快清醒点吧老师!!”

 

一个小时后,FAL端着醒酒用的浓茶,窝在休息室柔软的真皮沙发里,满目灰败生无可恋,今天的行径大概会成为她一生的败笔。——我到底都做了什么啊……都怪汤普森那个混球,居然一大早拿给我酒精饮料佐餐……

 

——FAL是天征部队里为数不多的几个不太能喝但还是很喜欢喝并且每次都会喝大的人之一,毕生梦想是有朝一日像AK-47那样提一瓶灰雁伏特加上前线,干趴下一个就提起瓶子灌上一口,潇洒得不似世间人。

 

门口晃进来一个人影,FAL抬起头,无端被刺痛。黄濑凉太总是金灿灿的,走到哪里都惹起辉花光尘起起落落,浮流不定的模样像坠在江川里的太阳,明明才是个半大不大的国中生,却隐隐不自觉的有一股直追瓦尔特PPK的烂熟气质。FAL不太喜欢和这个有点轻浮的兼职模特打交道,说不上来为什么。然而他的人气很高,杂志社乐意捧他,FAL也就不得不尽力敷衍,完成工作。

 

 “FAL小姐……啊,看样子已经清醒了呢,工作辛苦了!”“啊……你才是,拍摄辛苦,黄濑君。”“我坐这里可以吗?”——不可以。“……请。”

 

黄濑身上有股淡淡的香水味,FAL鼻翼微微翕了翕就知道这是香奈儿最新的男士运动香水——就这点品味还不赖。FAL终于感觉舒适了一些。

 

“很少见呢——FAL小姐是不会喝酒的类型吗?明明平时工作的时候都是一丝不苟的。”“这话真失礼啊,作为大人,多少是喝一点的——今天是个失误。”“哈哈哈哈,是这样啊,抱歉抱歉。”黄濑笑得清清爽爽,他带来的热量终于把缭绕在周身的潮湿给驱散掉了,这让FAL想起挪威海岸晒在沙子上的阳光。她有点奇怪,她不喜欢黄濑,但不抗拒黄濑的靠近,那些女性员工喜欢叽叽喳喳围着这个男孩子转,总也还是有几分道理的——比战争与和平更加棘手、难以处理的,是雄性与雌性。

 

“啊,对了,我来是想把这个还给FAL小姐。”黄濑手掌摊开,掌心安安静静躺着一枚纯银镶蓝宝石领带夹。

 

“不必特地拿过来的,让沙绪转交就好……”FAL说着刚要伸手去拿,门口就响起了一道烂熟酥软的嗓音:“FAL——”

 

FAL抬起头,瓦尔特PPK不知何时站在了那里,她倚着门框扣了扣门板:“哼哼哼,虽然有点煞风景,不过——该干活了,FAL。指挥官的意思,今天TGC你得上。”

 

“我?”——作为天征部队的劳模,常年领跑GDP的FAL即便在全员轮番上阵TGC的现下,也从没参加过比赛,为的是不旷工——她少挣一天,部队就得多吃一个礼拜的压缩饼干,怎么算都划不来,因此之前指挥官要安排FAL出阵的时候,TAR-21死活不同意。PPK抿着嘴笑,眼波微动,媚气横生:“嗯,快和那边的小帅哥道个别,我们得抓紧时间了。”

 

FAL起身道:“嗯,黄濑君,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诶!可是FAL小姐……”FAL迅速收拾了一下东西,拎起外套挎上皮包几步就走到了门边,扭头瞥见黄濑僵在半空的手和不知所措的表情,蓦地怔了一下。“啊……那个,你就姑且留着吧,黄濑君。失礼了。走吧,PPK。”

 

PPK意味深长地瞟了黄濑一眼,抛了个浓香鲜艳的飞吻,快步跟上了FAL。前后叠错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犹如旱天里的河川,流着流着就断了声息。

 

——“所以说呢,为什么长官会临时要我过去?人手不够也不会叫我才对。”“之前就打听过,这次对手‘九尾’是惯用刀具的多人近战团队,所以大概会把高机动的手枪全都派出去,但是指挥官和对方的队长打了照面之后,就说还是需要一把能打近身战的突步调度距离,同时保护作为狙击手的M14,于是就差我来叫你了。”

 

“惯打近战的突步啊……”FAL下意识地喃喃着重复了一遍,然后意识到了什么,“……啊。”

 

“哼哼,你也想到了吧,AR-15其实是最合适的人选呢——但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呢。”PPK垂下长而浓密的眼睫轻飘飘地笑,犹如一只妖艳的蝴蝶栖落在她的眼窝,屈尊做了她的眸盖。

 

“无碍。”FAL看到了安全区内坐在桌边沉思的指挥官,加快步伐赶了上去,“长官!”

 

“啊,你来了,FAL。”指挥官环视了一圈安全区里候命的少女们,“九尾的人数是20人,但是同西队长商量之后,确定双方派10人的队伍出战,毕竟对方也不是全体队员都是能够参战TGC的精英——老实说我也不想暴露天征的具体人数,所以对我们来说没有坏处。那么,下面宣布本次的出战人员。”

 

指挥官拿起了经过反复删改的名单:“队长,FAL。”“是。”FAL上前一步立定。

 

“狙击手,M14。”“是。”

 

“接下来是负责正面对抗的手枪。双路前锋,维尔德、灰熊。辅助掩护,PPK、格洛克17式、92式、托卡列夫、马卡洛夫、FNP-9。”“‘是’!”

 

“听好了,这次打的是歼灭战,对方是用刀的近战团体,理论上讲一旦被近身,用枪的我们就会陷于压倒性的不利局面,会出现被穷追不舍、阵脚大乱的状况。然而没有关系,不用想着拉开距离,高机动和近距离高命中就是你们最大的武器,不就是近身战么?我最喜欢在别人引以为傲的强项和优势上予以毁灭性打击了,不过是玩着过家家游戏的闲人,如何同我等身经百战的战士相提并论——所以姑娘们,都给我正面上,放开手脚,通通撂倒!”

 

“‘遵命’!”

 

Chapter.15 九尾剥牙·下

“TGC参赛队伍‘九尾’笔头,西信长,二十三岁!!”……二十三岁?“穿制服是因为兴趣!!”——好烦啊!!要是腿没有折,指挥官老早一拍桌子跳起来一句“关我屁事!”甩到他脸上了——看着穿着兰学制服的男人摆着奇葩的pose自我介绍,在场的手枪心里无一例外不这么想。“哦,顺带一提,旁边这个一点特色也没有的大个子是南浓秀,也是二十三岁。”

 

“您好,我是天征的指挥官,请多指教。”指挥官却仅仅是淡定自若地端坐在板凳上,端庄地抬了抬下巴——意外的超级普通的回应?!手枪们倒抽一口气。“年龄是十八岁,兴趣的话……”指挥官忽地伸手揽过离她最近的托卡列夫的肩膀捞到身边,梗起脖子一脸我有佳丽三千人而你只能当光棍的挑衅神情,“——是包养一群貌美如花的少女为我出生入死。”

 

——火力凶猛,一秒击沉。西信长抱头咆哮:“可恶——!!何等的气焰嚣张!!何等的让人羡慕!!”南浓秀无奈地摇摇头,向指挥官投来歉意的目光。

 

指挥官坐正身子垂眉敛目地笑了:“听闻九尾刀术拔群,我家的小女孩都是娇生惯养来的,个个细皮嫩肉,你们可要温柔一点啊。”

 

“哈哈哈,说笑了,天征威名,我等亦有耳闻,今次必定堂堂正正讨伐之!经过洗礼的刀刃比枪更强,这点就让九尾来告诉你们吧!!”

 

“还真是个恣意奔放的人啊……那么待会请多关照。”指挥官微笑颔首,直至西信长和南浓秀的背影完全消失在视野里,指挥官都一动不动地垂眸盯着地面,凝神思忖着。

 

甘纳左轮背着双手弯腰去瞅指挥官:“指挥官?您怎么了?”

 

指挥官缓缓抬起头来,沉声说道:“九尾的笔头,杀气很重。”“诶?”“虽然他似乎在我面前刻意地去掩盖,但还是能隐约感觉到——凶兽在向我露出獠牙呢。虽然并没有经过真正的炮火洗礼,但是依旧是了不得的尖锐攻击性,难道是天然的兽性吗……”指挥官勾起嘴角,眼底的深水又开始冒起了灼热的气泡,“不愧是喜欢在枪战中打近身的疯子——TGC果真卧虎藏龙,来一次不亏。”

 

“‘经过洗礼的刀刃比枪更强’吗……好生狂妄的人。”维尔德双手抄胸眉间紧蹙,她的嗓音低磁得像是古董唱片机的唱针,在黑胶盘面上一划,拨得人心头一紧,安全区里的风都变向了。天征如花似玉的小姑娘们面色都有了微不可查的变化,几个好战分子已经目露凶光。

 

指挥官冷笑道:“说的不错,也不看看自己是在谁的面前放狂。既然如此,就由天征来告诉他,什么才是真正的‘炮火的洗礼’吧——PPK。”“在。”“去把FAL叫来。”“嗯哼?让FAL旷工……您不怕塔沃尔生气吗,指挥官?”“啧……还不快去。”“是是是,这就去了——”

 

——“竟敢冲着我龇牙咧嘴,看我今天不把你们的牙全拔了,不知天高地厚的野狐狸们。”

 

FAL就位后,天征对九尾的十人团体歼灭战正式打响。

 

“前锋辅助,全员向前推进,M14由我保护,在最佳狙击点对大家进行支援,在到达狙击位置之前,前锋务必顶住。”“‘明白’!”

 

所有手枪一瞬间散入丛林场地的高枝密叶之间不见了踪影,FAL抓紧了枪托。

 

“哇,FAL你不要露出那么可怕的表情呀。”M14眨巴眨巴眼睛,金黄色的瞳仁里满溢着灼热的光亮,“你对我的射速和杀伤没有信心吗?”“那倒不是……M14的实力,我百分之百信任。”“那就不要苦着脸啦!相信我,也要相信大家。”M14端着枪扭头开步,棕色双马尾铁红的末梢在空中划过一道红烈烈的弧,犹如天际转瞬即逝的彗尾,火星四溅,“一鼓作气上吧,胜利属于天征!”

 

没错,胜利属于天征——长官,今次我将代替AR-15,为您带来胜利。

 

“Y-109,击毙一人。”FAL一惊:“斯捷奇金你冲得太快了……!!”频道里立刻切进了PPK的声音:“嗯哼,Y-107,击毙一人。不用担心,我在支援斯捷奇金——不过也没什么,九尾的人完全无意于对付我们这些先头部队呢。”

 

“诶?”“他们一开始包围了托卡列夫,但是有上校在根本不可能得手呢。”“就是说啊,维尔德的微声手枪本身就可以当作警拐打近战来着——逼到面前的大个子刚要落刀,维尔德反手持枪直接一拐子抡到别人脸上了,哇,超惨。”

 

“喂,我这里可都听得到。S-34,解决一个——原来近战是要击中要害才算获胜,浪费我不少时间。”“维尔德?!你也突进得这么快?!可是只击倒三个人……”“不,FAL,九尾的先头似乎还没有和我们正面冲撞——我们似乎突进得太顺利了,灰熊,你那边呢?”“这边也是。”

 

——“糟了……我们快点返回!!维尔德和灰熊也快一点!!FAL,你现在的坐标是?!”

 

PPK很少会像这样着了慌,FAL不由得警觉起来,顺便扭头确认了一下正在向狙击点移动的M14。“我在G-93,怎么了?”“一路上碰到的几乎都是单独行动的九尾成员,这不符合他们的作风!一定是有意避开了我们的高机动先遣部队,瓦解一支多人团队,最有效的办法是直取司令塔,况且你是用长枪的!!他们的目标是你,FAL!!”

 

几乎在PPK喊出最后一个音的同一刹那,FAL侧倒上身闪过破风而来的刀刃,连连后退的同时扣住扳机起枪横扫,子弹骤雨一般倾泻而下。FAL背靠树木堪堪稳住重心,一眨眼的功夫,五个戴着狐狸面具的人已将她合围,猎猎风声如同野狐的嘶叫在耳畔激烈翻滚。

 

“FAL?!!”“M14你不要管我!!快到指定坐标!!”

 

——一对五实在太难了。FAL不得不依靠迂回地形的便利阻挡九尾发起的进攻,然而利刃撕裂的声响宛如纠缠不休的鬼魅难以摆脱,根本没有喘息的余裕,稍有松懈风刃就直袭喉头。头顶、颈侧、肩窝、腋下、腰腹、膝弯、脚踝……FAL惊觉自己浑身都是破绽,一不留神就让对手有了可乘之机。这些狐狸拿着玩具刀,跑起来简直身轻如燕……!!渐渐地,FAL发现自己被逼到连架枪的机会都没有了——那一刻她汗毛倒竖,因为比那更糟糕的是,耳机里响起了M14的叫喊:“FAL!!你已经离开我的射程了!!”

 

……祸不单行!!FAL脚下一个踉跄扑倒在地。God damn!!明明是被长官特地叫来统筹调度的核心,结果反倒成了敌人重点打击的靶子了!!失去了高射速的狙击支援,重整势态打反击又要从何谈起?!

 

“这样就……拿下一个了。”西信长推了推架在狐面之上的护目镜,左手一挥,南浓秀一步上前,高高擎起的长刀在FAL的脖颈上投下一道笔直利落的影子,把她的脖子裁割成清晰分明的两段。

 

“我说过的吧,经过洗礼的刀刃比枪更强——”

 

砰!横空一声枪响,BB弹险险擦过南浓秀的脚边,在松软的土地上打出一个浅坑。“FAL!!坚持住,我来支援你!!”

 

格洛克17式放完一枪之后迅速窜上了枝桠之间:“FAL你忘了指挥官说过什么了吗!不要一味拉开距离!!”手持双枪的奥地利女孩是本次出赛阵容中射击精度最高的人形,拥有双倍的火力输出和机动回避,几步腾挪就来到了FAL头顶的丫杈,纵身跃下,乘着林间的微风和薄雾轻盈地站起了身,双手食指扣着扳机护环有一下没一下地转起了枪。

 

“我说啊,这位先生,能不能请您不要滥用‘洗礼’这样的字眼呢?这对于真正经受过炮火洗礼的人来说……”格洛克17式空旷的眼神里泛滥着一片猩红色的原野,野草滋蔓,狂风嘶鸣,“——可是足以称之为‘侮辱’程度的令人不快啊!”

 

啪——枪托抡了几圈圆弧终于尘埃落定似的扣进掌心,枪口犹似夜行兽物的眼睛,牢牢地锁住了西信长。“狂妄自大至此,可不好再放任下去了呢。站起来,FAL。我们是为了将胜利献给指挥官而站在此时此地、成为有情有觉的,除此之外——”

 

FAL深吸一口气,枪托撑地长了起来。接着她在九尾众人讶异的目光中,松开了纤长有力的手指,就任突击枪直挺挺地倒在了乱草丛生的土地上,溅起一阵尘泥的枯腥气息。唰的一声,弧刃出鞘,尼泊尔军刀左右双持,寒光凛凛。

 

宣言宛如叹息。“除此之外……我们别无所求。”

 

“竟然抛弃了惯用的长武器,要用刀来对决吗,真是位魄力十足的女性。我为刚才的轻敌道歉。”匕首轻挑,长刀逆刃,卷起一股尖利如獠牙的森寒杀气,强劲的压迫感在一个极为短暂的瞬间里让FAL喉口一窒——她感受到了兽性。

 

咻——一道极微弱的响声如同极其纤细的秀珍箭镞撕裂空气直扑过来,FAL还没有觉察到源头,南浓秀的脑袋就猛然偏向了一边。

 

“什么……!!”“……H……Hit.”

 

很遗憾,九尾尽管素来依靠近身搏击的刀术取胜,却是一支绅士的队伍,绅士的兽性是经过规整的、教化的、文明的造物,不再是粗野浑然的、凶狠凌厉的原初兽性,因为那种东西——FAL非常清楚,唯有真正经历过血雨腥风、杀伐征战的人才可能拥有:那种狠决的兽性,只有她们这些披着女人外皮的真正的凶兽才有。

 

维尔德MkⅡ微声手枪黑洞洞的枪口蛇一般悄无声息地从林间滑行出来,裹挟着湿重雾气的冷风把她的军服衣摆吹得上下翻飞猎猎作响,仿佛身后有大片路易十四摧枯拉朽一般凌寒盛开。

 

“用速度填补射程,用人数替代杀伤,这样的做法在某些范围内的确有效。但是——对于足够强大的枪手来说,你们的剑走偏锋毫无意义。”维尔德MkⅡ右手换弹,左手反持,“你该为你的天真道歉,那么我将作为战士饶恕你。若不如此——”

 

咔——曾作为最优秀的暗杀者活跃在二战战场上的英国女人眼里有碧绿的锋芒,开栓上膛的样子让人联想起猎鹰展开翅膀。

 

——“就去见上帝吧。”


评论(2)
热度(2)

© 鸫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