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特蕾西|第五人格|反杀监管者PARO

*WARNING*

1.求生者反杀监管者,BUG属于我;

2.机械师单杀蜘蛛,最初脑洞由人皇阿沧提供;较为病态,慎重阅读;

3.有轻微佣空成分,可视作无CP;

4.与Kill Him相对的Kill Her系列,持续搞事中。

Kill Him空军杀杰克:http://tsugumihane.lofter.com/post/263ceb_12e433b1


-Kill Her:疯狂的特蕾西-

1.

特蕾西·列兹尼克显然今天不太对劲。

玛尔塔·贝坦菲尔余光扫过桌子另一侧的机械师,冲着旁边歪了歪头:“喂,奈布,你看。”奈布·萨贝达四仰八叉地瘫在椅子里,兜着披风耷拉着脑袋打瞌睡,眼都没抬:“她都在那嘀嘀咕咕那么久了,不看也知道不正常……嗷!!”

——玛尔塔在桌子下面踹了他的小腿。

 “正常不正常都无所谓,反正她总是拖后腿的那一个。”弗雷迪·莱利不屑地推了推眼镜,“一人挨刀智商下降,两人挨刀变成智障——修得再快又顶什么用。”

玛尔塔双手一叉放在桌上:“那我头一个就把你卖了,剩下我和奈布,就没人会妨碍特蕾西作业了。”

“啧……”弗雷迪转过头去,视线还没扫到玛尔塔身上,就先被佣兵飞来的眼刀给剐成了碎片。

——抽到和这对狗男女组队真是点背到家了。虽然和佣兵并无过节,但是空军和自己不对盘是明摆着的。这局八成要凉,弗雷迪心里有数——奈布,炸机专业户;玛尔塔,有人上椅子她就得搬砖,两个人都脱不开手的话,指望那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特蕾西是没用的。玛尔塔要是真如她所言把自己卖了,那这盘游戏谁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玛尔塔会卖了他吗?

费雷迪再次用眼角余光扫了过去,尔后立刻收回。

——毫无疑问她肯定会的。

2.

瓦尔莱塔小姐……

瓦尔莱塔小姐……

瓦尔莱塔小姐……

瓦尔莱塔小姐真是太棒了!!

自从杰克先生告诉她,下周新来的同事有美丽的机械臂和精巧完善的假体结构之后,特蕾西就整整一周没有睡好觉了。破译密码机也觉得特别没意思,一旦有人受伤就完全失去干劲——虽然免不得被上等人数落,不过特蕾西完全没有放在心上,毕竟血肉之躯实在是太无聊了,她不愿意在那上面多花什么心思,哪怕是一直尽心尽力保护她、关照她不用害怕,不论多少次都会来救她的玛尔塔小姐——说实话,特蕾西对此无动于衷,她并不感激玛尔塔,甚至还觉得玛尔塔和奈布很烦。

——剧烈的心跳、炽热的体温,这些都让特蕾西恐惧,她天生就太容易被生命的温度烫伤。冰冷的傀儡就很好,听话又方便,坏了可以修,废了可以直接扔掉换新的,那些精美的、纯粹理性的机械结构也令特蕾西着迷,实在比上帝的造物来得有趣得多。

因此她每天都在期待瓦尔莱塔的到来。

想要马上和瓦尔莱塔小姐见面!!

特蕾西丝毫不理会桌上的刀光剑影,只是自顾自沉浸在漆黑一片的小宇宙里,用含混的声音轻声喃喃,面颊绯红,像在发着高烧。

3.

身披红妆绸缎的瓦尔莱塔在圣心医院的走廊里步履轻捷地穿巡。她隐约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在楼梯口晃了晃,她略微犹豫了一下,便操纵着机械肢手脚并用往二楼爬去。二楼顶上丝毫不消停,翻板炸机动静不小——瓦尔莱塔猜测,那估计是奈布·萨贝达。虽然上工之前杰克和厂长都告诫过她,碰到佣兵在的队伍最好不要理那存在感强到爆炸的家伙,让他一个人在那表演,致胜策略是先把别人都送走,最后再收拾那个修不动机子的文盲——然而瓦尔莱塔丝毫不畏强。如果说在这个庄园里,有谁的表演欲胆敢比她这个顶尖杂耍女演员还要强的话,瓦尔莱塔上来第一个就要干掉他。

她身躯庞大,可走动起来丝毫不费力,精巧的假体配合假肢能托着她快速移动,一双机械前臂更是锋利无比,这完美圆融的机械结构早就成为她自主意识的一部分,比她自己的双手还要利索听话。

“嘿嘿,顽皮的萨贝达小蠢货……”瓦尔莱塔愉快地轻笑着,灵巧地拐弯,走进二楼,那个灰蒙蒙的人影又从地板上的破洞一跃而下——

现在才知道逃跑已经晚了,准备谢幕吧,末流演员只配在没落剧场独自唱歌,没有资格和她争抢舞台。瓦尔莱塔紧跟上去,轻盈地从地板破碎的边缘跳下,前肢撑地,下落完全没有为她造成任何负担。

——“你好啊,瓦尔莱塔小姐!”

咣当!

门前的板子突然翻下来挡住了出口,瓦尔莱塔一抬头,机械傀儡空洞无神的黑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她——她愣了一下,然后头顶突然坠下一道黑影。

“啊!!”

特蕾西·列兹尼克从二楼跳下来,骑在了瓦尔莱塔的脖子上,直接把她压趴在地上,机械关节由于姿势不得不反曲,发出一声脆响。

“你好啊,瓦尔莱塔小姐!”特蕾西扯住瓦尔莱塔绑在前臂上的绸子一提,又打了一次招呼,声调高昂,神情亢奋,“我是特蕾西·列兹尼克,很高兴认识你!!”

优秀的机械师一直潜伏在二楼的窗口观察——与其说是观察,不如说是欣赏,陶醉地欣赏蜘蛛小姐在医院外爬行巡逻的英姿——啊!那笔直锋利的机械臂,那流线型的美丽躯体,那完美符合刚体力学一切准则的精妙关节和拉索……真是所有机械工作者梦寐以求的极品!比这永无休止的游戏有趣得多!比那丰厚的奖金更令人垂涎!比这庄园里任何小儿科的机关都更出类拔萃!

特蕾西双腿发软。

瓦尔莱塔小姐,果然没有让人失望,瓦尔莱塔小姐真是太棒了!!

特蕾西看见瓦尔莱塔漫无目的地在外面乱转,两次跟丢了玛尔塔,她感到生气——那么美丽的瓦尔莱塔小姐,干什么总想去追玛尔塔呢?玛尔塔是不会懂得和欣赏瓦尔莱塔的!!她还会在瓦尔莱塔小姐的脸上留下弹坑……

特蕾西开始拨弄遥控器,操作着自己的机械傀儡——这个丑娃娃和瓦尔莱塔小姐相比起来,简直不堪入目,结束这次游戏之后,她一定要做大幅度改进。

——要做一个像瓦尔莱塔小姐那样完美的机械傀儡供自己驱使。

——对,就按照她的样子做一个,要做得更好。

目光敏锐的机械师已经在短短几分钟的观察中看出了蜘蛛身上隐秘的缺陷和小小的不活络之处,完美主义者特蕾西一瞬间就在心里准备好了修缮方案ABC。

——一定会做得更好。

——在把她拆了以后。

 

特蕾西的眼睛里放出骇人的亮光。有着那样的目光的特蕾西,根本就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她会为了钟爱的东西不顾一切——与此相对的,也绝没有任何人能阻止她。

机械师根据瓦尔莱塔的行走路线,预判了一下她会从哪个楼梯上来,遂藏在圣心医院二楼墙板的后面操纵傀儡疯狂闹腾,吸引瓦尔莱塔的注意,等她上来之后再从地板落到一楼的隔间——一切都和计划一样完美,特蕾西终于如愿和心心念念的瓦尔莱塔小姐独处了。

“你骑在一个优秀体面的女演员身上撒什么泼?!还不快给我滚下去!!”

瓦尔莱塔恼怒地大叫,一边挥动机械臂试图把特蕾西甩下去,蛛丝乱喷,糊得狭窄的隔间满腔满地都黏糊糊的——然而没有人比机械师更精通机巧,她没有花多大力气,只是扯着几条绸缎就轻松牵制住了主导瓦尔莱塔运动的重要关节,瓦尔莱塔再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特蕾西甚至还腾出一只手摆弄遥控器,操纵着机械傀儡精准迅速地卸掉了瓦尔莱塔的纺锤和粘液箱,很快,瓦尔莱塔连蛛丝也吐不出来了。

“别生气呀,瓦尔莱塔小姐,我会很小心的,请相信我,我一点都不想弄坏你呀。”

特蕾西温声软语地安慰着,嗓音带着天然的怯懦,仍是往日那个不敢对任何人高声说话的机械师——但她瘦弱的双腿却死死地夹着瓦尔莱塔的肩膀,一手像牵拉不听话的畜生那样,游刃有余地牵着红妆绸束缚瓦尔莱塔的动作;另一只手凶狠快速地拆卸瓦尔莱塔的前臂关节。

刷——咣当!

一对引以为傲的锋锐前臂脱落下来掉在地上,瓦尔莱塔当即傻了。

紧接着,她的后腿也被傀儡粗暴地拔了下来——特蕾西觉得后腿的组装工艺没有什么高深之处,潦草处理也无所谓。玛尔塔他们已经破译了3台密码机了,她没有时间可以浪费。

嘭——“上帝啊!!你在做什么?!!你这疯子!!!”瓦尔莱塔尖叫道,可是此时她已经毫无反抗之力。她被特蕾西拆光了武器和外部平衡组件,等于彻底失去攻击力和所有的支撑,匍匐在地,生杀予夺。

“啊……这笔直的刀臂,这冰凉的身体……”特蕾西满面红光,迷醉地喃喃,“真是太棒了,真是太棒了……”

“你这疯婆子……!臭婊子!混蛋!!我要杀了你!!”

特蕾西全不理睬瓦尔莱塔口不择言的诅咒和谩骂,她根本听不进那些。刺啦——!她一把撕开了瓦尔莱塔背部的绸缎,开始拆除假体外壳——机械臂和纺织锤这些外部组件特蕾西已经看得非常清楚了,她现在要看蜘蛛内部的核心,轻便的复合材料是如何组织的,稳定的平衡关系是如何营造的,这些才是极品机械最值得发掘的秘密。

“不!!!”瓦尔莱塔突然哭叫了起来,撕心裂肺地叫喊,“不要看!!求你了!!放手……不要看!!”“哎呀,瓦尔莱塔小姐,你是监管者,怎么能向我求饶呢?我可是羸弱、胆小又无用的求生者啊。”特蕾西埋怨道,然后无情地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咔啦——特蕾西三下五除二就掀开了假体的罩壳,齿轮、锁链、金属模块的繁杂组合悄无声息又快速地运动,这精密美丽的部件让特蕾西心脏狂跳不已,几乎呻吟。但同时,特蕾西也看到了和部件结合在一起、被包裹着难以拆分的东西——瓦尔莱塔畸形的身体和萎缩的下肢。

女演员一生羞于示人的耻辱就这样被赤裸裸地看得一干二净。瓦尔莱塔崩溃地大哭起来,语无伦次地时而咒骂、时而求饶。

特蕾西皱了皱眉,厌恶地撇撇嘴。

不够完美,果然还是不够完美,多余的部分没有被剔除干净,这样的是残次品,不是机械师追求的极品。

 她撒开红妆绸,一把掰住瓦尔莱塔的头,干脆利索地扭转了一百八十度。

咔擦——一声脆响,瓦尔莱塔的哭嚎戛然而止,头部无力地耷拉下去,垂到地面。

太吵了。真啰嗦——机械是不应该大喊大叫的,更不应该发出烦人的哭声。

特蕾西很满意现在安静的工作环境。她重新爬上瓦尔莱塔的假体继续作业,她打算把核心部件拆下来带回去做参考——毕竟是重要的样本,瑕疵品也并非一无是处的。

4.

“真是抱歉啊,我安稳地活到了现在,让你失望了,空军。”

弗雷迪·莱利笑嘻嘻地在玛尔塔·贝坦菲尔面前一个劲地嘚瑟,被身后跑来的奈布·萨贝达一脚蹬在了屁股上。

“不好意思啊,跑太快了收不住脚。”

弗雷迪的上等人修养勉强在千钧一发之际把一桶脏话堵回了喉咙里。

玛尔塔却非常担忧:“这局游戏太顺利了,全程都没见监管者有什么大动作——她追了我两次就放弃了……特蕾西,也不知道她在哪儿……”

“她肯定没事,我们再等等她吧。”“我是不是该去找找她……”“可不是又在哪玩垃圾小人上瘾了吧——4台密码机都是我的手笔,你们俩破译了多少,她又破译了多少,你们心里有数。”

玛尔塔无言以对——特蕾西根本没有在破译,这太反常了,这明明是机械师最重要的任务。

“啊,抱歉,我来晚了。”

“特蕾西……!”

玛尔塔松了口气,转过身,却惊呆了,连奈布和弗雷迪都倒抽了一口气。

“真是对不起,我动作太慢了,让你们久等了吧,贝坦菲尔小姐、萨贝达先生、莱利先生。”

 

身上大片血迹、黏挂着几缕蛛丝,手上抱着一些奇奇怪怪的金属部件的特蕾西·列兹尼克羞赧而真诚地微笑。

 

“大家都没事真是太棒了,我们走吧。”

 

End.

2018年5月26日00:58:44


接下来我要抽一个监管者小朋友,是哪个监管者小朋友这么幸运,下一个被我杀呢?【慈祥的微笑

评论(34)
热度(297)

© 鸫羽_CP23少前新刊i6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