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楼遗恨+女仆装纪念|第五人格|沙雕战斗实录|

*WARNING*

=沙雕OOC!!!十分沙雕!!只为博君一笑,切莫当真。

=记录开黑群内碰到的搞笑事情,并纪念这两件服装上线,本质上十分无聊……

=轻微佣空,鹿幸,团宠机械师,可视作无CP食用。

=没有题目,真的太沙雕了,取不出题目。

我,玛尔塔·贝坦菲尔,原皇家骑兵队转编,现役空军(地勤)。人生梦想是,一,拥有自己的飞机;二,为自己的飞机装备精确制导火力;三,开着飞机轰炸欧丽蒂丝庄园。现今正为实现人生梦想的第一步而精疲力竭地在欧丽蒂丝庄园搬砖——呸,救队友。

“专心破译!”

“专心破译!”

“专心破译!”

在奈布高声呻吟了一路最终被绑上椅子的瞬间,通讯频道里蹦出三条整齐划一的呐喊,专心破译——破你妈!

我一巴掌拍翻了运作骤然减速的密码机。凭本事坐上椅子的,凭什么不让人救!我抬手扶正平顶圆礼帽,扯了扯丝绸包臀裙的柔软荷叶边,低头在污水塘里照了照,确认妆容完美,然后朝奈布的位置迈着小碎步一溜烟跑去。

“站着别动,我来帮你!”

 

我,玛尔塔·贝坦菲尔,人称一块钱女孩,现在,正迎来属于我的春天!

艾玛·伍兹小姐有漂亮的花童服,特蕾西·列兹尼克的哥特装可羡慕了我很久,艾米丽医生——虽然她一身后现代小丑鱼装扮跟个油漆桶似的,但怎么着也比我这种所有的替换衣服都是以前的军服的寒酸家伙来得拉风。不过庄园主前阵子终于给我发了专门定制的新衣服,我终于也和其他女孩子一样拥有了专属的漂亮私服。蓝白丝缎的高定套装,面料上乘,剪裁精致,前襟挺括又凸现腰身,庄园主说这是东方高贵名媛的衣装,穿上这一身就是十里洋场最亮的风景。

今天是我的新衣首秀——没错,我就是欧丽蒂丝庄园蔚蓝的风景线,艾米丽就算插上鹅毛翅膀顶上塑料光圈也别想比我更抢眼!

奈布就在不远处的隔断后面,拐个弯就能照面。我下意识又扯了扯裙子,扶了扶发型,摸出信号枪枪打开保险,预备请班恩吃一发熏了着口红香氛的名媛子弹。

“站着别动,我来帮你!”

嗯???通讯界面又弹出一条信息。

谁?奈布登基,我在搬砖,哪个混账玩意不好好破译跑来凑热闹?

我很不开心,然而转念一想,多个人来看我表演也好——

呸,好你妈好。

我转过隔断,往奈布御座阶下一望——我同奈布商定好,如果他准备好随时可以跑路了,就把双腿跨开,右脚略微往前摆一点,那么我就会尽快把他解救下来——然而奈布原本跨开摆成起跑姿势的双腿在我转过来的那一瞬间,噌的一下交错叉到一起,小腿互绞,不知道是便秘还是尿急。我一头雾水,抬眼看见奈布一脸震惊,满目仓皇,脑门一片猪肝红,我便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我也感到一阵尿急。

此时撞到脸上来的,是幸(厄)运儿。

一身黑白分明,柔软飘逸的女仆装,波浪裙摆随着跑动摆得独占风骚。脸上用桃色腮红扫出大片红晕,嘴上涂着鲜亮的唇釉,半开半合地喘着气,不知道是跑得太快还是丝带勒得太紧。

FxxK!我如遭雷劈。不止是我和奈布,连抡着钩子鹿目眈眈的班恩都傻在了原地。

——这家伙在搞什么鬼?!

我,玛尔塔-贝坦菲尔,满以为凭借高定裙装可以吸引全场的目光,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输给了一个穿女仆装的骚包幸运儿。

“姐!愣着干啥!救人啊!”幸运儿看着我俩大眼瞪小眼,急眼了。

我赶紧扯散了荆棘绳,把奈布放了下来。奈布还没缓过来,刚被我拉起来就左脚绊住了右脚,在椅子前摔了个狗啃泥,偏巧这一摔,让班恩抡过来的钩子扑了个空。我赶紧抬手放枪,一阵烟雾爆开——Damn it!小巧曼妙的名媛装讲究内敛优雅,肩膀里收得紧,我胳膊抬不起来,无法很好地缓解开枪的后坐力,震得我双肩生疼。我气极,踹了奈布一脚:“还趴在地上数蚂蚁啊!快起来!”——结果用力过猛——刺啦,包臀裙被我拉出了一个大豁口,虽心疼,但顾不上那么多,也不用再迈小碎步了,索性撒丫子跑了起来。

奈布拐过一个弯就闪没了影,仇恨被拉到了我身上,班恩追在我身后把钩子抡得虎虎生风,我咬咬牙又加快了脚步。

“姐——姐——”

没想到,身后紧跟着传来踢踢踏踏小皮鞋的声音,还有人喘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隐约叫声,我听了顿时头皮发麻,往后一瞥,幸运儿正提着女仆装的裙摆,迈着内八字跑得磕磕绊绊。

“你个骚包干嘛跟着我啊?!!”

“姐!别跑啊!等等我啊!”

等你干嘛?!等班恩钩子上脸吗?!!我翻了个白眼,甩开胳膊跑得更快了。

“姐!枪!枪拿着!”

我一回头,看他手里舞着一把枪——听说最近这厄运儿开箱子手气不错,要什么来什么,只不过就凭他那凭空满血被震慑的运气,谁都不信。

我刚脚下放缓想去接他递过来的枪,耳闻一阵破风声。

当当——

好极,他被震慑了。

我膝盖一颤,直接单腿下地一个跪铲,踢下了幸运儿的枪钩到身边,俯身拾起后就势滚到墙板后面藏好——我还未想好对策,只是下意识这么做了。班恩朝着我的方向走了两步,我打开了保险,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回过身去,把幸运儿提了起来。

班恩像捉小鸡一样把幸运儿拎到自己眼门前,幸运儿原本还在蛙泳挣扎,被班恩一提,迟迟没有上气球,也愣住了。班恩骨碌碌地转着眼珠子瞅着幸运儿,幸运儿也一动不动和他对视。班恩瞪了幸运儿一会儿,尔后才翕动了几下鼻翼,鼻孔喷出几道气,绑上气球。

我立刻钻了出来,在他背后放了一道冷枪,幸运儿扑腾了两下,掉下了气球。班恩嗷嗷叫了几声,扭过头来就要捶我,我拔腿就跑。

——空中忽然想起笛报,逃生门通电了,幸运儿立刻回到满血,我也脚下生风起来。

是特蕾西!特蕾西·机皇·女神·救我狗命·送我起飞·列兹尼克!!!

Hail my proud Tracy!!!Long time may reign!!!

为机皇献上心脏!献上信号枪!献上20s无敌!

为机皇!千千万万次!

为!机皇!!特蕾西!!!

我在内心高呼机皇信徒的祷词,向着大门发足狂奔。

特蕾西正站在大门里头冲我招手,奈布则躺在门前地上晒太阳。我冲了过去,一脚踩在奈布肚子上,扑上去抱住特蕾西嚎啕大哭。

“特蕾西!!多亏你修机呜呜呜呜!!”

“我也有修机的啊,玛尔塔!”奈布满头冷汗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嗷嗷直叫。

“你没有特蕾西的8%加成就是个文盲!你会修什么机!”

“你还好吗,玛尔塔小姐?”

特蕾西战战兢兢地嗫嚅着,她伸手摸了摸我破烂不堪的裙子——高定名媛裙装已经在奔跑中被撕扯成了烂布条。

“你的裙子都坏了……”

特蕾西这么一说,我更伤心了:“呜呜呜呜,我的新裙子……”

“幸运儿呢?”

“别提那骚包!”

“骚……骚包?”特蕾西涨红了脸,不适应我这么粗俗的说辞,“他之前穿的月亮脸T恤,你不是还夸奖他的衣品吗?”

“衣品?!”我气得直翻白眼,指着提着裙子蹬着小皮鞋扭着腰八字步跑来的幸运儿,身后还跟着眼冒红光的班恩,“你看那是什么衣品!!”

奈布条件反射地双腿加紧一叉,他一股脑从地上滚起来,一溜烟从大门跑走了。

“哥!等等我呀哥!等等我呀!——机皇,等等……!”

特蕾西把手遮在眼前,低着头快步走掉了:“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姐!!!”

——不等了不等了,实在没眼看。

我愁眉苦脸地背过身,心疼我的裙子。

 

END.

Sakakima Sora

2018年8月8日16:15:44

 
ps.很想写海盗paro纪念深渊皮肤,不过真的没时间啊……

评论(2)
热度(104)

© 鸫羽_CP23少前新刊i6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