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过山丘去远方|黑子的篮球|冰室x桃井

=很久以前的all桃本稿,拉郎CP冰室辰也x桃井五月

=NETA来自《黑执事》

=因为在弄作品归档就想起来放出来了,黑历史,慎入


-越过山丘去远方-

篮球撞击的地面的声响在空气里震荡开一圈圈涟漪,汗水几乎化作可吸入颗粒物源源不断地填塞进鼻腔,重重叠叠的人影将视野不断打开又迅速收拢,嘈杂喧嚷和心跳共振,在开阔的空间里鼓动耳膜产生了轻微的嗡鸣。呼吸堵塞在气管里不上不下,冠状动脉几乎被血液的冲击撑到爆裂——不安、不自然、不稳定,便是这样一种直观状态。

冰室辰也以为,理论上讲,从出生算起,迄今为止的全部时间里,他和桃井五月相遇的时机应该有很多才对,而在洛杉矶的新星季赛上见面显然不是最好的选择。

在这种一个进球就会引起震耳欲聋的欢呼和掌声、球权的每一次交传都牵动着心弦的场合里,冰室是观众,桃井也是观众——当两个人的角色定位在容纳着上千人的体育馆里重叠在一起的时候,相遇的概率无疑被大幅度降低了。

但是那时,千人之一的冰室一定是幸运的,多年后回想起来他也这么认为。

一定是获得了神明眷顾,使得某种特殊的幸运,在那个特定的时刻降临到了冰室的身上,并且具有某种特别的意义。

——千人之一与千人之一,于此相遇。

 

虽然当时的境况远不如回忆时来得美好。

 

“冰室……辰也君?”

耳道被十分粗糙的屈折语印欧语系日耳曼西支变种发音灌满的当口,黏着语含蓄温婉的腔调与音色几乎如同一道和煦的春风冲灌进胸膛,被吹拂而过的心脏深处顿时开满了蔷薇和百合,变得无比清爽。

冰室抬起头,他想,那一刻在他的字典里,有关“惊艳”的所有词汇都已经被重新定义了。

名为桃井五月的女性在过往的岁月里与冰室辰也的记忆并非是完全绝缘的。身为桐皇篮球部情报女王的桃井如同一个姿态完美的过路人,紧紧跟随在青峰大辉的身后,若即若离地粘连在黑子哲也或是其他人的远处,像是融合在布景板上的水粉色块一样,披着温和的色彩雀跃着一次又一次从冰室的视线里轻描淡写地掠过。

她从未像现在这样,带着近乎耀眼的光泽霸占冰室的视野——冰室无法解释为什么面前仍留存着少女时代的面貌轮廓的女性会散发着一股奇妙的吸引力,时光在桃井身上留下的痕迹微妙而温柔,犹如三月初大岛樱枝头第一簇早樱绽开时的喃喃低语。

那些玻璃破碎之后稀里哗啦落地一般的琐碎音节犹自回荡在耳畔,冰室已听不清晰,但那一定与他无关,就如过去的桃井从未呼唤过冰室的名字一样,冰室已连完整的发音都捕捉不到了。在彼此的世界里存在感都微乎其微,以至于重逢都显得异常可贵。

他微微低了低头。“失礼了……Mo……?”

“桃井,我是桃井五月。”用娴熟自如的口吻将割裂在时间长河中的瑕疵和断层一笔带过,桃井在冰室的旁边的空座坐下,稍显苍白的面颊上绽开笑容,“好久不见……啊,或许是初次见面?”

——假装曾经见过比较好吧。

“……‘好久不见’。”冰室的眉眼一如既往弯成了柔和的形状,“桃井是来看青峰比赛的?”

“是的。原本的航班由于大雾航空管制延误了,只好等管制取消——结果下了飞机就赶过来了,没有倒时差的余裕了呢。”桃井困扰地按了按太阳穴,难掩疲惫的神色,“不过能赶上阿大——是说青峰君——的比赛真是太好了。不过在这里遇见冰室君,稍微有点意外……”

“还真是辛苦了。”冰室移开了目光。他闻到了月桂薄而软糯的清香,大抵是桃井身上衣物柔顺剂的味道。“我是受大我的邀请来的,不过大我的比赛是下一场……”

在日本生活的时间长到足够让他洞悉了日本人暧昧委婉的说话方式,不过说一半留一半并不是坏事,迂回某种程度上也代表着游刃有余。

“原来如此。”桃井点点头。

谈话原本就该至此为止的,不温不火,如此一来就和两个人止步于“萍水相逢”层面上的缘分十分相配了。但是冰室却没有料到桃井接下来的发言,那就仿佛两个毫不相干、型号也不匹配的齿轮在某个时刻突破一切阻碍被强行咬合在了一起。

 

“冰室君和我一样的呀。”

“……诶?”

 

“我们……冰室君和我,都是——即将‘越过山丘,去往远方’的人。”

——那样的断言就好像他们已经相识十年一样。

 

「汤姆是吹笛手的儿子,从小就学习吹笛子,但他会吹的曲子只有一首,那就是“越过山丘,去远方”。

「越过山丘,前往远方,风啊,吹拂着我的缎带。」

 

歌谣包涵的意味简直就像在打哑谜。不过冰室却不知为何一瞬间认同了桃井所说的话。能成为此时此刻同样的千人之中的一人的桃井和自己,一定有哪里是相同的。

 

——是指什么呢?

 

“得分了——!!!Bravo——!!!”

“Aomine——!!!”

示意进球有效的提示音落下的瞬间,喝彩和尖叫轰然炸响,冰室一惊,条件反射将目光投向了场中。看到青峰大辉的那一刻,他也看到了叠在青峰大辉身上,火神大我的影子,他一下子明白了桃井话语里的深意。

 

「汤姆是吹笛手的儿子,从小就学习吹笛子。」

 

“桃井虽然不打篮球,但是对于相关的一切都很熟悉吧。听说‘奇迹的世代’的盛年——帝光男篮部的经理就是桃井吧,情报分析能力相当出色呢,从小就开始培养的?”

“呀,真过分啊冰室君,居然这么堂而皇之地提醒我已经老了吗。”桃井毫不做作地笑起来,颇有几分自我解嘲的意味。

“那我也是一样的,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就喜欢打篮球。”

冰室的眼神忽然变得温厚起来,他看向桃井,神情十分认真,也得到了桃井的回应。

 

「但他会吹的曲子只有一首。」

 

“因为我答应阿大会一直看着他打球。”

“后来我遇见了拥有可望不可即的天赋才能的大我。”

 

「那就是“越过山丘,去远方。”」

 

桃井安静地回视着冰室,仿佛对于彼此的一切都是“相识多年”那种程度的了然于心。她确信她在冰室灰蓝色的瞳孔里看到了某种期望回应的渴求。于是桃井倾身向前,伸出手,环住了冰室的双肩,轻轻拍了拍他的脊背,真诚地说道:

 

“恭喜你,冰室辰也。”

“你也是,桃井五月。”

 

青峰大辉和火神大我都将在这场新星季赛上起飞,他们的光辉将被更多更多的人看到,这无疑将是他们走向世界的开端——同样也是一直注视着他们的桃井五月和冰室辰也走出囹圄的开始。

青峰终于要成为桃井的视线抵达不了的所在了,火神终于要去往冰室的执念无法超越的地方了。

 

他们都是要越过山丘去往远方的人。

他们都是要在这里和过去告别的人。

所有人都是如此。唯有这样才能不断向前,哪怕山高路远,哪怕风雨兼程,也绝对不能停下前行的脚步。

 

“我真的很高兴,冰室君。”

温热晶莹的液体砸在了冰室的手背上,溅开透明的斑驳。

桃井站起身,绵长的目光紧紧追随着场上在队友协防下带球突破直入篮下的青峰,注视着太过耀眼的光芒让泪水不断淌下,仿佛这样漫长而深情的注视几乎耗尽她的生命,然而这又是她在过往全部的时间里从不曾放弃过的坚持。

终将在此结束。终将再次远行。

 

她无意识地往前迈了一步,带着万般不舍,刻印在本能里似的追逐着即将远去的光辉。

 

“等等……!!桃井!台阶……!!”

 

「越过山丘,前往远方,风啊,吹拂着我的缎带。」

 

 

桃井已经怀孕6个周。听到这个消息,冰室惊得说不出话来。然而他第一个冒出的念头竟然终于明白了第一眼见到桃井的时候感受到的惊艳和吸引力是从何而来——并不仅仅是任性的少女成长为成熟温柔的女性,桃井五月身上怀揣着双份的生命力,她的坚忍与决心为她的美丽焕增添了深厚而温和的质感——所以她才那么美,几乎让人一见倾心。

先天脾胃虚弱造成的轻度营养不良、航班延误导致的过度疲劳,加之失足滑下台阶腹侧受到冲击。腹下流血,当场失去意识。可能会小产。冰室被医生揪着衣领大声呵斥照顾孕妇竟如此不小心的时候几乎懵了。

颤抖从指尖一路蔓延到心脏。

冰室一咬牙打开了医生的手,转身冲出了医师办公室,不顾身后医生“走廊禁止奔跑”的喊声。凭借着出色的运动神经,他避开迎面而来的护士和病人而丝毫没有放慢速度,披荆斩棘奔赴不得不去的地方。

 

你是带着这样的觉悟越过山丘的吗?

即便放弃了深爱也要选择去往远方的吗?

同样是越过山丘,你所付出的与我所以为的是等同的吗?

我们不一样吧——这样的你,我根本就比不上吧?!

 

冰室追上了即将被推往手术室的转运床,不顾护士的阻止握住了桃井交叠在被褥上的手掌。他压制着喘息极力让声线变得平稳。

 

“桃井五月,告诉我,你想去哪里?”

 

桃井微微动了动脖颈,虚弱无力的目光轻轻落在冰室身上。氧气面罩上随着她的吐息不断蒙上白色雾气又不断褪去。她的眼神不再清晰明亮,带着些微的朦胧和困惑。

 

“越过山丘,去往远方——你想去的远方是哪里?

“告诉我……告诉我吧!

“不论多远,我都带你去——等你身体恢复了,由我来带你去!!”

 

桃井怔了怔,然后弯起了带泪的眼睛。她动了动手指,在冰室的掌心轻轻划拉起来。

 

「汤姆是吹笛手的儿子,从小就学习吹笛子,但他会吹的曲子只有一首,那就是“越过山丘,去远方”。

「越过山丘,前往远方,风啊,吹拂着我的缎带。」

 

轻快的歌谣将整片太平洋微微摇晃。

 

—Fin—

SakakimaSora

2015年3月29日16:55:16


评论(2)
热度(18)

© 鸫羽_CP23少前新刊i6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