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美人症候群|小排球|BG|12【完结】

透世失踪的那天,东京湾打捞出女尸的那个深夜,乃至重原家去认领尸体的那个时刻,所有的时序在一瞬间崩溃。而这些崩坏的残片,及川似乎是早已料到的。在透世又一次发病的时候,在第一次亲吻透世的时候,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及川早就知道了。他是没有选择的机会的,人类只能重复已经发生的一切,不选择也是一种选择,所以及川还是会选择。

——选择和透世相遇。在那个遥远的、不确定的、已被此时此刻彻底遗忘的世界里,和带着透明微笑的透世相遇。

海誓山盟带着荒原血淋淋的气息,故而是没有的。透世总是干净的,透明的,她虽然狡猾,自私,也时常撒谎,但是及川总觉得透世是近乎未曾生长的透明颜色,身上没有时间流过的痕迹。

——所以及川早就知道了。透世和海誓山盟无关,也终有一日会回到那个早就被遗忘、已然消逝的世界。

馆华和岩泉好像连安慰都难以启口,而及川觉得毫无必要。他装得再消沉,再无措,也是没什么意思的。因为无所谓透世永远的离开,毕竟从这一刻起,及川才真正得以跨过失序的时间和她对话,乃至相爱。

他手里有大把的混乱的碎片。万幸的是以后不再有了,现有的一切又都在他手里。他慢慢地梳理,仔细地拼贴,时断时续地回忆,他终于记起了透世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在漫长而紊乱的岁月里,一个被掩埋掉的温柔的姿态。

——尽管他早就知道了,但是不回忆的话就容易忘记。

阿彻,我喜欢你。

透世绝对没有说过这种话,但在及川那荒原花开般的回忆里,她是说过这话的。他终于进去了——那不似人间的花园,花园里开着胜似人间的桃花。一直以来透视独自沉睡的地方,及川是在透世死去的时候,终究得以窥见其真貌。

天真的日子结束了。他突然回过神来,质问自己怎么会让这么可怕的海市蜃楼长久地占据心中的一切幻影。

重原家离开了宫城,馆华舍不得走。太阳还是沙皮狗一般拦街躺着,行道树的阴翳里无新事发生,蝉的薄翅折着光。

透世的遗物都被烧掉了,这决定是谁做的及川无从得知——太过于明智以至于容易让人产生某种致幻的错觉。

及川早就知道,多年之后的某个地方,一定会有某个人,在某个毫无征兆的时刻问起重原透世,他也一定会那样回答。

及川早就知道答案。

他会发愣,然后故作伤心地哭着说。

我所做的一切,都不是为了离开她。

他一定会想起,透世对他说过。哪怕被他遗忘那么久,也终有一日会像幽灵一般在生命的泥泞旷野中与之重逢。

透世对他说。

我觉得,阿彻是知道的。

——那就与告白没有任何差别。

与告别也一般无二。

是的,及川早就知道了。

FIN
Sakakima Sora
2017.5.26 1:05

这篇后作如果也写完的话大概出个小料本自己耍耍,当作实验样本保存(。
更大的试验样本是过阵子开的文野坑(。

评论(3)
热度(6)

© 鸫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