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居再录本印组。有需要自助进组,等CP23新刊定稿之后就开始重修;再不断后路我永远没时间做这事情……

过一阵子会随《栖居》再录本同捆的无料本。用以回馈一直喜欢并支持我的作品的老读者w

收录文豪野犬《群愚史诗》东京喰种RE《俗世乐土》以及家庭教师《天暖风清》三个篇目的杂合本,共计44页。


获取条件有2项,满足其一即可在购买《栖居》再录本时获赠

1.购买过4年前的《栖居》BE本。

2.购买过我的三种及以上个人志。即《无人港》、《枪魂》、《The Waste Land》、《Kill Him》中拥有两种即可。

除此之外暂无其他入手方式。

赠送储备量大约是40本,先到先得,送完……看我有没有钱再印……即止。

封面是my卓做的!酒杯素材是小花仙画的!

大英图书馆史话|黑执事|BG|45

Chapter.45女巫之锤(六)

格雷来到一间客用卧房门口,女仆正端着红茶和司康饼要敲门进去,格雷伸手拦下,接过了她手里的托盘。虚掩的门后传来絮絮的谈话声。

 

“捞鱼的曳网,生锈废弃的鱼钩、叉,这些都不是维修区域附近常见的生活垃圾或者工业废品。”“那就是来自水道排污的相对上游——只凭这个就能断定尸体的来源吗?”“虽说只划定一个范围,也总比全无来由要好……再说那水道里,渔业废品的数量不少,想必是固定排放。”“如果是这样,也能作为参考。把下水道的工程设计图和伦敦地图比照一下,在陈尸地的水道上游,有渔业活动的地带,有大概率是我们要找的地方……”

 

“无论如何,温妮...

大英图书馆史话|黑执事|BG|44

Chapter.44女巫之锤(五)

女巫和格雷花了一些时间才来到苏活区,抵达时已是斜阳照晚。伦敦城被笼罩在阳光难以穿透的浓云稠雾之中,冷风惨淡。格雷独自出行调查苏活区下水道碎尸案,菲普斯和约翰都没有陪同,因此也没有御用马车。到达苏活区那个陈尸的下水道维修地时,尸体碎肉早就被清理掉了,但是逼仄的地下管道里仍旧充斥着令人窒息的恶臭,这股不同寻常的恶臭甚至渗透过了墙壁和水泥地,隐隐散发到了地上,空气里的臭味也无从驱散,发酵似的愈加浓烈。

 

女巫轻轻地翕动鼻翼,仔细嗅了嗅。她皱了皱眉,然后又试着深呼吸——

 

“呕!!!”她冷不防弯下腰摁着胸口干呕起来。“发生什么了!”...

大英图书馆史话|黑执事|BG|43

Chapter.43女巫之锤(四)

温妮莎·古德的死会扼断这座奄奄一息的城池最后一丝微弱的呼吸。女巫脸色苍白,推开葬仪屋的棺材铺破旧漏风的门板,望着萧索的街景一时间不知所措。温妮莎·古德不可能是斯嘉丽·古德唯一的女儿——古德教团后嗣数量之庞大正是她们肆无忌惮的资本,而独独是温妮莎被选为了教团的继承人,而且还好巧不巧地死在了伦敦。

 

——温妮莎·古德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斯嘉丽·古德是凭借她那远超于其他姊妹的灵媒能量才被她的母亲格温德林·古德选中继承教团的,而格温德林则依靠半个世...

大英图书馆史话|黑执事|BG|42

Chapter.42女巫之锤(三)

御前会议结束,女王解散了大臣,却一直没有离席。安静的弓形室内只听闻断断续续书写的刷刷声,侍女长换过第二次茶后,女王搁下了蘸水笔,查尔斯·菲普斯在一旁烤好了火漆。刚盖完的深红漆印透着一股新鲜的油蜡香味,菲普斯待火漆干透后,便拈起托盘上的信封小心收起,走廊里静得出奇,他拐过弯来继续大步往前走,目不斜视地顺手一拍查尔斯·格雷的肩膀。

 

“这封信由我送到凡多姆海威伯爵手里,你看上去脸色不太好,不如休个假吧。”

 

格雷抄着双手一言不发,只是久久地倚墙而立,好像菲普斯从未自他跟前经过一样。

 ...

大英图书馆史话|黑执事|BG|41

Chapter.41 女巫之锤(二)
后来,那些在风琴手的口中传唱了许多年的民间精怪故事里这样说道:

 

那天,渡鸦飞离了伦敦塔。

 

安娜丽丝的失踪才是不祥真正的表征。女巫一把推开了大英图书馆别庄的门,提着裙子第一次跨进了安娜丽丝平日的住所。寻找温妮莎·古德的事暂时交给了兰斯顿,凭借OHMSS首席手里的门路,在伦敦城内寻找失踪人口总比帝国史官要轻车熟路,女巫现下更担心的是安娜丽丝的杳无音信。女巫很清楚,身为巫族和人类私婚诞下的子嗣,不具有继承大巫资格的安娜丽丝被带进图书馆四十余年来,勤勤恳恳为她打理馆内的事务,遵从她的教导,做事严谨而仔细。尽管安娜丽丝...

大英图书馆史话|黑执事|BG|40

是的,你没看错!!世纪大坑恢复更新啦!【喂

给最近新fo的同志们提醒下,本文原创女主,避雷注意。

以前的内容可以查看下方 大英图书馆史话 tag

Chapter.40 女巫之锤(一)

快马奔驰在翠木葱茏的坂道上,路旁停在接骨木上小憩的红喉雀被惊起,震落了枝头的树叶。任何琐碎无度的声响都无法惊扰策马狂奔的男人,他脸上挂着薄汗,目光专注,眉心紧锁。转过一个弯,他控住缰绳四下看了看,复又沿着田埂继续疾奔,跑进了斯拉纳瓦达山下阳光笼罩的小镇。路边的醉鬼举着杯子冲他喊话——听口音就知道是个地道的安达卢西亚人,兰斯顿无暇理睬,扬尘而去。

 

到了镇郊的小酒馆,兰斯顿纵身下马...

群愚史诗|文豪野犬|BG|

*原创女主,文豪永井荷风性转。出鏡:黑时酒吧吹逼三人组。

*BE,死亡注意

*致敬阿兰·罗伯-格里耶《嫉妒》

*大量文学原型意象与文学史野梗

*解说可看可不看,反正没什么意思

*此篇目收录在杂合短篇无料本《群愚史诗》中。

群愚史诗

【01.霍乱】

太宰治无法明说的,永井荷风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只记得谁在冒着麦香泡沫的啤酒喝空了的间隙提过一嘴,永井荷风是一种烈性传染病,一经接触便会感染。那些个患了病的大多面色蜡黄浑身发抖,上吐下泻反应激烈,搞不好会生不如死……如果不是织田作之助说的,那么就是坂口安吾说的——安吾不会这么说,那么必定是织田作。太宰治记得自己全不当回事...

睡美人症候群|小排球|BG|12【完结】

透世失踪的那天,东京湾打捞出女尸的那个深夜,乃至重原家去认领尸体的那个时刻,所有的时序在一瞬间崩溃。而这些崩坏的残片,及川似乎是早已料到的。在透世又一次发病的时候,在第一次亲吻透世的时候,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及川早就知道了。他是没有选择的机会的,人类只能重复已经发生的一切,不选择也是一种选择,所以及川还是会选择。

——选择和透世相遇。在那个遥远的、不确定的、已被此时此刻彻底遗忘的世界里,和带着透明微笑的透世相遇。

海誓山盟带着荒原血淋淋的气息,故而是没有的。透世总是干净的,透明的,她虽然狡猾,自私,也时常撒谎,但是及川总觉得透世是近乎未曾生长的透明颜色,身上没有时间流过的痕迹。

——所以...

一個不走心的圖透。下次大英考慮做硬皮精裝,本子太厚了,300g平裝封面用紙根本用什麽都hold不住。已經重印了一次,上批撞壞21本,這批撞劈6本,15公斤廢本堆在宿舍不知所措。明信片懶得拍了,分卷頁有彩蛋www

|终宣+预售|少女前线&青春x机关枪综合向冷门推广安利本《枪魂》

深夜开宣拼的就是肝和肾x第三本自娱自乐极地圈砖头个人志,一直以来多谢支持!

漫画手游综合向冷门推广安利本《枪魂》,2月17日晚八点预售。

CP青枪绿永将x少前指挥官(♀),年龄限制注意。

本子修正了连载期间写得比较急造成的错误和疏漏,有部分情节添补,考据纠正。开车么……讲道理我驾驶技术不好,一不小心就开进异境那种,毕竟为个五六千字肉买个砖头本划不来你说是吧。这种本子你看完不想要了都转手不掉只能当厕纸啦。

以及感谢和这些天来和我拼着审美疲劳互相折磨的基友们QAQ

需要TO签请在订单留言中备注昵称。保守估计3月初第一批发货,从中随机抽取一位获赠少女前线官方周边 德皇钥匙扣一...

枪魂完本|特典删减通知与试阅|

稿子我终于在一点多钟……写完了【吐血三升】

由于严重爆页ry原本预定了一个正文补全END和一个特典IF END我就只写了后面一个,精修之前总共18.2w字,补全END真不写了,一是写完就直奔20w去了,二是仔细想想没有什么非写出来不可的了,三是我没时间了我的论文还一点头绪没有啊啊啊啊。

本子限定的特典END总计1.5w字,这里放出部分试阅。角色死亡预警,有意购买本子的读者有必要确认能接受这种展开再购买。

另外特典END90%的故事视角建立在霰弹枪战术人形KSG的身上【谁让我重建第一发就是8h呢,真刺激】,虽然放出部分没有她但其实这是唯一没有她的部分了……由于依靠这个【官方小学生文案只能想...

《枪魂》预售得延期了……不知道上个月哪儿来的自信随口就说12月预售ry

不查校历一查就吃屎了,期末比预计的还早,上月底死撑着赶了俩课程论文这个月立马就得开始复习准备考试orz特典END还没有写orz校对才修了几章orz

 不过本身印调就到12月底我们一月再说也不急是吧(滚。

封面底图画好了就是上面这个↑我家指挥官看辣鸡的眼神太棒了好兴奋(住口

特典除了婚嫁明信片再追加一个上图同款的明信片or书签,没决定好是前十送还是拼脸随机塞,反正没多少人买的话就都送好了。一月学年论文没有把我搞死的话再画一些签绘塞塞塞。

再提个印调地址,再说一遍印刷跟着印调走,不会有多的,确定要入再投,印...

枪魂|少女前线+青春x机关枪|外篇END+印调通知

全篇结束。这个故事从构架上至此就完整了。
然后就是 印调开启,由于是真·冷门·自娱自乐·砖头,所以成本很高,预估售价在60~80之间,印刷基本跟着印调走,基本上不会有多余,请确认确实有购买意向再进行印调投票。
本子内容包括网络连载全部内容,以及 25章、37章补全,共计16.4万字,精修过后可能会超。另外还有两个补全END是本子限定,最近会抽空写完,所以预计全本内容是17万字左右。
特典是婚嫁明信片,在画手和排版的工作全部完成之后进行本宣公开,详情到时候会开新章节放的。
预售预计是12月左右开始寒假进行印刷发货,届时会随机掉落一些少前的滴胶小贴纸。望...

枪魂|青春x机关枪+少女前线|BG|40-41+尾声

本篇结束。外篇近期写完,开印调。

Chapter.40 人间别久不成悲·上

P7从窗户里强闯进来的时候,绿吓了一跳。古灵精怪的少女穿着黑色的修女服,鸢紫色的瞳仁纹路里安置着一架晦暗的十字——奈何她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和庄重肃穆不搭边的顽皮气质,所以就算她一脸正经地劈面一句:指挥官让我来干掉你。绿也只是缓了缓神就权当她发梦,没信她半个字。


P7,别开那些没边没际的玩笑了,我们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听毛瑟的话跟来果然是没错的。前脚后脚跟进来的中国女人很快佐证了绿的判断,她们风尘仆仆,裙摆衣袖里都翻滚着躁动不安的气息。初次见面,医生,我是天征的NZ75。时间紧迫,请...

枪魂|青春x机关枪+少女前线|BG|38-39

Chapter.38 耶路撒冷不相信眼泪·上

殉道者大多生有反骨。曾经许多次,天弓趴在枕头上享受余韵绵延的时候,绿摸着她脑杓枕骨的起伏,都会感慨她天生就是个惹是生非极其难搞的角色。她倒不反驳,也经常自我调侃,其实做个顺民也不是不可以嘛……现在想来实在是自己跟自己开玩笑,绿也是绝没有当真的。


她长了反骨,生来就是大逆不道的,为了渺茫至高的理想,舍弃安稳庸碌的生活,用脆弱到能被巨人的拇指轻易碾烂的肩膀强行背负起神的罪业。


回到2017年的时间短到不过2028年一个眨眼的瞬间,闪电的嘶吼尚未从通讯器里息声灭气,天弓就空降在了千代田区的赤司本家宅邸的...

枪魂|青春x机关枪+少女前线|BG|35-36

Chapter.35 素昧平生的恋人

如果北兰岛遗迹的坍塌液不曾泄露,如果过去的世界没有毁于恐怖的病症和疯狂的战火——人类的未来,会比已知的那个更好吗?


那种问题……我怎么会知道。


天弓捂着血流不止的伤口,脚步踉跄地在只有老鼠和野猫肆意乱窜的暗巷里奔跑,溅起的污水泼湿了墙上干燥枯萎的苔痕。“指挥官!您情况怎么样!我已经顺利脱身了!”“闪电……向东迂回……和我汇合……”“全员已进入备战状态随时可以出击!!请您下指示吧,指挥官!!”“别开玩笑……毛瑟你给我把人压住了!!”注意到前方墙壁有铁血机械的暗影轮廓,天弓脚跟急拧转了方向拐进另一条巷子,“五丁目附近因为前...

枪魂|青春x机关枪+少女前线|BG|33-34

Chapter.33 回到过去的使命

沙沙——哔——


私人频道里突然切进一道声音,和软清脆,却犹似高寒地带刮过的冷风,来自芬兰的少女急促地呼叫:“指挥官,指挥官,战术人形索米KP/-31向您报告,听到请回答。”天弓一愣,从赤司征十郎身上转开了视线,旋即打开微型耳麦:“收到,请讲。”“请您即刻到阁楼来一趟,马格普于两分钟前截获一段无线电加密信号,识别码是……16LAB-PERSICA。”


某根落了灰的弦猝然被拨动了一下,空气里荡起尘埃。


——“帕斯卡?!”“恐怕正是帕斯卡小姐。”


天弓噌的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容我失陪。”...

枪魂|青春x机关枪+少女前线|BG|31-32

嗨呀屏蔽屏蔽屏蔽烦死了,淦。正本就快写完了,近期开印调。

Chapter.31 不请自来的客人

天弓和春田回到白金台五丁目的家里的时候,已经除了绢花散了发髻,重新盘好了辫子,换上了干净的衬衣,罩上外套,一副素来规整得体的打扮。不久之前她穿着那件炽烈鲜艳的和服和绿做爱,然后不负责任地把被他的精液弄脏的昂贵和服扔在了他的家里。深知自己的恶劣行径和不付夜度资的嫖客无异,天弓还是没法把脑子里那些堪称无耻的念头摁下去。


天弓,你什么意思啊……衣衫不整躺在沙发上的男人的目光无力地落到撒落在地板上的赤红和服。听见身后飘来的低喃,天弓淡然自若地扣上衬衣的最后一颗纽扣,没什么意思啊,留给你...

枪魂|青春x机关枪+少女前线|BG|29-30

画手已经把特典画好了我居然还在写外篇orz最近病成狗又开始写论文,简直要炸,刚把6-4e强推过去,AR-15小姐姐居然炸成一朵烟花随风而去了我日……我的心头白月光啊QAQ

Chapter.29 似曾相识的故人

清晨六时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唔唔嗯……”天弓闷着鼻子痛苦地呻吟了一声,从被窝里伸出手一巴掌拍了过去,闹钟终于消停了。近期工作组里接下的设计案让她忙得一周都没能好好睡觉。熬了个通宵总算结束了收尾工作,想着好容易结了案子,今天又是难得的轮休可以睡个懒觉,最后还是被闹钟吵醒了。头痛欲裂。她翻了个身把脸埋进松软的羽绒枕头里,有气无力地推了推身边睡死的男人。...

枪魂|青春x机关枪+少女前线|BG|27-28

最近试着给本子找封设,翻遍lof和微博,简直被性冷淡风洗眼睛洗到干干净净……


「本篇Ⅱ 倾城」

Chapter.27 行将离去的爱恋

早间六时二十七分,藤本高虎按响了绿永将家的门铃。等了约有半分钟不到的光景,门被打开,门后站着梳洗停当、衣着得体的十八岁少女,她背上树懒状挂着睡眼惺忪、头发乱翘的男人懒洋洋地抬手冲他招了招。


“早呀,小藤……呼啊——”“早上好,天弓小姐,绿先生。”“早,藤本君。”


——如此微妙的光景,藤本已经见怪不怪了。大抵这一切改变都得从某天照例冲进绿的房间叫他起床,恰撞上天弓双腿光裸坐在床边系衬衣扣子的那个鸡飞狗跳的早晨...

枪魂|青春x机关枪+少女前线|BG|25-26

Chapter.25 神的垂怜

绿提出的要求,指挥官既也没有答应,也没有否决。她抿着唇思索了一会儿,抬了抬腰肢,大腿绷直,臀部离开了脚后跟——绿没能读懂这个动作传达出来的信息,只是一瞬间被她缓缓分开的膝盖吸引了注意力:她的髌骨凸起不像一般的日本女性那样可爱圆润,而是带着一种嶙峋的锋利,股直肌绷起的时候能让人准确地勾画出股骨连缀的走向,当髌骨支撑着股骨垂直地面的时候,裹覆在肌肤下的坚硬体系支撑着全身的重量,下肢肌一应的收紧,髋骨在腰部收拢的弧度玲珑柔韧,令人血脉喷张——她跪立的姿态时常带着咄咄逼人的性感,而那种致命的性感在她上身倾下、手掌落地之后更是毫不节制地喷薄而出。


要命...

枪魂|青春x机关枪+少女前线|BG|22-24

Chapter.22 失控

天空像帆布上弄翻了墨水,被斑驳的浓云染得深浅不一,稀里哗啦下着滂沱的雨。豆大的雨水溅落在草叶枝梢爆裂开来的声音此起彼伏连缀成厚厚一叠,听起来彷如来自渺远时空的枪响。在真正的枪林弹雨里穿梭的日子对于内格夫来说,似乎已经成为有些遥远的记忆,但不代表她忘记了杀敌喋血的滋味。


——鲜血、死亡、战争、杀戮,连同存在的意义,全都是那个女人赋予自己的,她给自己的东西,是不管重置再造多少次都绝对不会忘掉的。内格夫至今仍能在脑海里清晰地再现她在赫丽安和格林娜的陪同下来兵工厂选枪那天的场景。


得知赫丽安也来了兵工厂,内格夫就猜到这次来招募人形的指挥...

枪魂|青春x机关枪+少女前线|BG|18-19

又忘了搬运……???


Chapter.18 欺瞒

港区白金台五丁目边郊群租房里,烤鳗鱼饭的香味透过薄弱的墙壁溢满了一楼的大厅和房间,光是嗅一嗅就让人食指大动。餐厅已经落座大半,吵吵嚷嚷地侃大山;NTW-20、RPD、MP5帮着春田摆放碗筷和佐餐小菜;m45端着装满当作餐后点心的小布丁送进烤箱;L85A1正在准备沏红茶的热水。


“上校,睡醒了吗?吃巧克力吗?”FNC蹦蹦跳跳地来到从二楼扶着楼梯下来的维尔德MkⅡ的跟前,递出撕开包装的牛奶榛仁巧克力。维尔德MkⅡ揉了揉眼睛,摇摇头:“不了,谢谢——等着开晚饭呢……”话及至此,抵不过FNC水润的大眼睛直勾勾的注视,维尔德Mk...

枪魂|少女前线+青春x机关枪|BG|16-17

对了再扔一下晋江地址,目前贴吧lof跟载,进度慢晋江一般,这文已经在主线完结的路上一路狂奔啦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794680

Chapter.16 睡眠大河

狭窄黑暗的房间里,指挥官跪坐在枕边,安静地凝视着三具战术人形沉睡的模样。不清楚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发现她喜欢看她们睡眠的样子。每夜就寝前,她都会一个人来到这毫无光亮、格外阴冷的房间,一声不响地看着她们。柯尔特SAA和G41浅金色的长发散在榻榻米上,犹如淹没了夜空的星光斑斓的川流。ST AR-15的眉眼很淡,脸廓的线条却很硬,紧合双目也给人微微蹙眉的错觉;柯尔特外表年...

枪魂|少女前线+青春x机关枪|BG|14-15

Chapter.14 九尾剥牙·上

摄影棚里的灯光调得过分炫目了。镁光灯像烟花一样接二连三地闪爆,空调打得很低,空气里却还是弥漫着一股梅雨季残留下来的湿热。FAL望着被反光板和DP闪光灯簇拥着的年轻模特,只觉得眼前大片大片厚薄不一的光斑重叠在一起,摇摇晃晃弄得她想吐。许多年轻的女性员工都桩子似的插在棚里,借着手里的材料夹和水杯的遮挡偷瞄着拍摄中的模特,不住地窃窃私语。FAL留意着拍片进度,一边还要勉强分神盘算下午的置装预定,头脑就更加昏昏沉沉的了。


“FAL老师……你还好吗?可以的话,请喝水……”“啊……太谢谢了。”FAL冲实习助理点了点头,接过她倒来的冰水一...

枪魂|少女前线+青春x机关枪|BG|12-13

Chapter.12 集会

天征部队很久没有开过全员集会了。自从两年前意外来到东京,九十多号人马为了生计各自奔波,零零总总难有人头凑齐的时日,尤其不少手枪接的是黑市的人头活计,昼伏夜出,常常大半个月也打不上一次照面。


深夜二时十二分,港区白金台五丁目一处老式小楼里,起居室里灯火通明挤满了人,吵吵嚷嚷像正午的闹市。汤普森、56-1式、莫辛纳甘、M16A1四个人在角落里围着小桌开了一局麻将,红中白板碰得乒乓响;M4A1和64式抄手立在边上静静地看,偶尔递个茶缸添个水,P7则在汤普森背后窜上窜下捣蛋添乱;FAL和DP28在长沙发的一端翻着一摞时尚杂志讨论最新款的香水,沙发的另一端...

枪魂|少女前线+青春x机关枪|BG|10-11

Chapter.10 生存同游戏·中

队长战是个在战术维度上相对而言较为集中和单质化的竞赛机制。不论双方战力如何损耗,反杀逆转都是有可能的,因为决定胜负的只有一方队长倒下的那个瞬间,也就是说——


“对于我们来说,我被发现的那个瞬间,就会分出胜负。因为我几乎不能移动——托绿医生的福,还没开打就先失了一着。”指挥官拄着拐杖,在蝎式的搀扶下,靠着废弃储油罐和沙袋堆起来的掩体坐了下来,然后不客气地冲那个无异于把脖子洗干净伸到别人刀子底下给人砍的神经病男人翻了个白眼,换来一个讨饶的笑容,指挥官沉吟道,“不过……这样一来,事情就变得非常简单了。”


“他们...

1 / 3

© 鸫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