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3.6

《柏子》沈从文【Fin】

柏子是一个水手,每个月挣来的钱都花在相好的妓女身上,不管哪一天是不是就在翻在浪头里淹死。

一种野蛮的生之欢喜。沈从文抱着复杂的心态又极为留恋的湘西生存状态。


《神巫之爱》沈从文【Fin】

本来是很美的题材但总觉得机心太重了点,结构也就显得比较奇怪。但是民俗写得很厉害,这一点沈从文在边城之外的很多故事里都展现出化腐朽为神奇的笔力。

我不求苍天不问人鬼,甚至不用言语,只要你凡心一动,堕入迷惘和永劫。在我看来这故事写的最好的还是那种原欲的悸动,无关两个姐妹假假真真的推理谜语,无关它和边城的翠翠那一句背时砍脑壳的一样,原始生命的极为细腻的精神体验,沈二哥实在写得太好,纯真,无辜,又迷人而致命。


《白鹿原》陈忠实【Fin】

这书看了太久,心也被撕扯得太久。我记得教授曾经提过,田小娥的窑洞是当代文学史上极为重要的情欲空间,几乎可以和陈清扬的说我破鞋我不是我就只好变成一只破鞋一样震撼人心。

但是小娥完全可以归属在潘金莲的形象系列里,她的心还远没有潘金莲那么狠。撇去各种各样社会学的排异解释,我想在陈忠实的构架里,田小娥的情欲空间是用来冲击白嘉轩的那套观念的,立身为人,光明磊落,“耕读传家”代表着一整套久远的精神传统,可以说是农耕文明孕育的这个民族,沉默的千千万万的黎民百姓抱持的一种低洼信仰,虽然长在低洼,却是根茎粗壮,昂首挺胸的,让卑微的生命活得浩荡磊落。

国也好共也好,乱七八糟的时代浊流也好,都是在洗涤和冲刷白嘉轩所代表的这一种精神信仰,革命要求摧枯拉朽的破旧立新,然而事实证明,白嘉轩的这一套精神持守,韧劲十足,腰杆子断了那口气也不会断,

但是白孝文的存在又证明了白嘉轩朱先生那套耕读传家的精神传统到底还是没有稳如磐石,恰恰就起于田小娥的窑洞,打垮这种精神信仰的不是花花碌碌过眼云烟的革命浪潮,天灾人祸,而是本质深处的人性的堕落。

这种堕落是鹿子霖这种根子不正的人泼来的一桶脏水、是白孝文这样还没有浇灌好根子太软轻易就被一桶脏水泼歪泼臭的悲剧。

腐蚀着耕读传家这种伟大而微小的精神力量的是人性的堕落和迷失。以情欲为缺口,以时代变革为最大的隐喻,因此我想白鹿原是存在一种现代性质问的。

那只白鹿精灵飘然而去之后,在这风雨飘摇的世道上,这个原上的人们,依靠什么存活下去,才不至于让他们的精神思想无根无依四下流离?还能有什么不至于让他们陷入对存在的遗忘?

所以我那天看到微博上有某日宣营销号说,辨认腐儒很容易,这年头还高声呼喊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是腐儒无疑。

但我还是觉得,虽然这社会太容易被质疑,群氓总是愚蠢无力,知识分子的理想在保罗-萨特之后也早已不复清白,


但既生而为人,便为天地立心,其余暂可不谈。


《小二黑结婚》赵树理【Fin】

艺术性是差了点【不由自主露出知识分子的丑恶嘴脸

但是民俗、评书体艺术形式、快节奏大白话还是写得生趣盎然。


《华威先生》张天翼【Fin】

到处开会不干活的权奴嘴脸,这个形象的横向线索大概也可以写个中华上下五千年吧。


《鹿井丹泉》汪曾祺【Fin】

汪曾祺每一次把人物话语抽走或者榨干的时候都能让小说的精神立起来,再多的喧哗嘈杂都不如和尚默默不语那一瞬间,有撼动人心的力量。

ps人兽恋警告


《窥浴》汪曾祺【Fin】


评论
热度(10)

© 鸫羽_CP23少前新刊i6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