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魂|少女前线+青春x机关枪|BG|10-11

Chapter.10 生存同游戏·中

队长战是个在战术维度上相对而言较为集中和单质化的竞赛机制。不论双方战力如何损耗,反杀逆转都是有可能的,因为决定胜负的只有一方队长倒下的那个瞬间,也就是说——

 

“对于我们来说,我被发现的那个瞬间,就会分出胜负。因为我几乎不能移动——托绿医生的福,还没开打就先失了一着。”指挥官拄着拐杖,在蝎式的搀扶下,靠着废弃储油罐和沙袋堆起来的掩体坐了下来,然后不客气地冲那个无异于把脖子洗干净伸到别人刀子底下给人砍的神经病男人翻了个白眼,换来一个讨饶的笑容,指挥官沉吟道,“不过……这样一来,事情就变得非常简单了。”

 

“他们一定会选择朝这里移动,否则不可能击杀目标。”绿敲了敲身旁的木板隔断,“这里阻碍视线的东西太多了,狙击手是不可能从远处发起进攻的,对吧,指挥官小姐?”

 

“就是这么回事。”“那么,我们这边的作战计划是?”“虽然守株待兔也不是不可以,但我不喜欢被动。”指挥官推了推护目镜,开始调试耳机,“对方一定会来猎杀我,并且应当是两个人——不能动的目标身边必然要留一名队员作为最后一道防线,为了加大胜算,森村一定会选择在人数上占据优势。换句话说,我们两边的作战方式其实都非常单一,应该都很容易被对方猜到。也就是说,森村脑筋正常的话——姑且认为假设成立,这就成了单纯的时间拼抢。”

 

“‘哪边派往对方阵营击杀队长的攻击手速度更快,就是赢家’——的意思呢。”

 

“不错。”指挥官很满意如此高效的交流,“而在这一点上,我们是不可能输的。”——毫无悬念的胜利未免无趣,她不禁有些失望。“蝎式。”“在!”

 

指挥官眼梢一挑,泄出一道锋锐的冷光。她抬起手掌,五指并拢在颈间虚空一划:“去把那个阴沉的幼稚园老师给我干掉。如有异常,随时汇报。”“遵命,指挥官!”

 

深色皮短裤下细直的双腿一屈一抻,捷克斯洛伐克小姑娘精钢弹簧似的纵身跃起,一阵风般地消失在了原地。指挥官手搭凉棚,视线追着蝎式的背影扬尘而去,愉快地吹了声口哨,今天天气真好。

 

“——好了,那么,绿。”彻底看不见蝎式在风中上下翻飞的金色小辫子之后,指挥官关掉了麦克风,“你有什么想同我说的吗?”“把我放在身边做最后一道防线真的好吗,指挥官小姐,你很相信我的准头?”“无关你的实力,在需要你动手之前,蝎式会解决一切的。况且,那是你自己设计好的事吧。你要我带一个人来,高机动、善于隐蔽、杀伤性强、适合冲锋陷阵,明摆着是在诱导我做出这样的战术安排——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绿在指挥官跟前蹲了下来,端详她的神情,却不回答她的问题:“嗯——指挥官小姐果然从来都没有信任过我呢。”“那是当然的吧。”“是我不配?”“不,我不需要罢了——除了我家的姑娘、小姐、太太们,我并不需要信任任何人。”

 

“诶——真是意外呢,我以为按照指挥官小姐的脾气,最信任的人应该是自己才对。”指挥官停顿了一下,缓缓地抬起视线,下巴和脖颈勾连的线条像趴着一架寂寥的山脉,亘古以来不言不语。“不,我所见到的现实里,‘人’是最不稳定、最不好把捉的东西——”她的指尖宛如静水湖面上飘然降临的蝴蝶,轻轻地落到绿的眉间,折翅坠落一般顺着鼻梁猝然间滑将下来,她的脸上蓦地涌起一波温柔的海潮,一阵一阵地冲刷着目光里式微式的寂静和苍凉。

 

“但凡是‘人’,都是拿不准的,都不值得信任,绿。”

 

绿不置可否。“那你呢,你为什么想要我的信任?”绿忖度了片刻,开口道:“我——”

 

耳机里忽地传来蝎式明快的嗓音:“报告指挥官,I-17,击中一人。”

 

指挥官一怔,接着打开麦克风:“居然这么快……”话还没说完,随即又传来第二道消息:“N-3,击中一人。”

 

“结束得比我预想中还要早呢……”对方的两名攻击手这么快被解决了,指挥官倍感无聊地打了个哈欠。“别这么说,直到森村君被击杀为止,游戏都不会结束的哦。”“我知道我知道……”蝎式突进到敌营深处已然畅通无阻,歼灭目标只是时间问题。过家家游戏还要横生出什么悬念不成?

 

“指挥官,指挥官!Q-4,又击中一名!”“什么……怎么可能?!”“Q-8,两人!!还有……还有更多!!”

 

“向这里进发的攻击手不止两个人……”当机了一秒钟,指挥官猛地抬起头看向绿:“双方的人数竟然是不等的吗?!”“诶,我没说过吗?‘以人少的一方队伍人数为基准’——公式战的话确实会要求人数相等,不过一般的练习的话……”绿笑得十里春风桃红梨白,好像满世界的花都在他身后扎堆开了个遍,“——没有硬性规定呢。”

 

“绿你他妈的又坑我?!!”“噫——赛场上是禁止粗暴言论的哦。”

 

——信任?我对那种无用的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

 

 “啧……”指挥官咬了咬牙,扶正耳机,“蝎式,不要正面交锋,回避就行,尽量摸清楚对方到底有多少人。”“是!”蝎式的机动相当优秀,加上双持冲锋,枪支本身火力和命中虽欠缺,但是射速足以弥补,关键仅在于,敌方的人数——被近距离包围的话就完蛋了。

 

“指挥官!Q-8两人,S-17一人,T-6、T-10各一人,R-19、R-27、R31三人,U-8一人,共八名攻击手确认,未发现目标!”“了解。要小心,被击中一次就得退场了——蝎式,你的任务是击杀目标,别的全部不用管。”“明白!”

 

“八个人……加上已经击倒的三个和目标森村,这是一场十二对三的队长战——”“嘛,我们这里勉强只能算二点五吧,指挥官小姐的下半身是失效的嘛。”“你还真敢说啊!!”

 

“好了,接下来不就很值得期待了吗,到底是这边先被八名攻击手包围,还是蝎先击中森村君。”绿抄着双手倚靠在木板隔断上,事不关己的口吻像在谈论昨天的天气。

 

指挥官拄着拐杖站起身,一步一步挪到了绿的面前,一把扯住他开了两颗扣子的黑衬衣衣领,逼得他低下头来。赤红的眼睛里有一潭燃沸的深水,愤怒在阴沉的潭底安静而深邃地灼烧,咕嘟咕嘟冒着泡,噼噼啪啪一大片,碎得参横斗转、天河堤溃。

 

“虽然我完全费不着在这种过家家游戏里穷折腾——你究竟想干什么?”

 

绿揽起指挥官的腰支撑住她,给她的伤腿减轻负担。他和她靠得很近,鼻尖相抵,吐息稍重一些就成了亲吻。他启唇第一个音就把她耳朵里的沸腾着的大千世界一瞬间淹成汪洋。

 

“我啊,想把败北送到你的手中。”

 

“什……!!”——那你输过吗?没输过。

 

“只要我不动手,等爱育的队员到了这里,你立刻就会被包围击杀,游戏结束。如何?在过家家游戏里偶遇人生第一次败北,是不是大惊喜呢?哎——好期待啊,指挥官小姐屈辱又倔强的表情。”

 

他低着头,眼里沉淀着某种东西,宛如枯渠里年深日久积存下来的灰尘,晦暗而深厚,铺天盖地地覆下来,浇灭了她眼底的火焰。

 

“生存游戏这种东西啊,就是为了让活着的人在一瞬间知晓‘死亡’而存在的啊。被子弹击中之后却发现自己安全地保有一切生命体征。”温彻斯特兰德尔的枪口像多足纲的节肢动物,磕磕绊绊而又极为顺畅地爬上指挥官的衣襟,轻轻敲了敲她的左胸,“这里面的东西,还一如既往温热地、急切地、厚颜无耻地跳动着。言语、行动、思考,所有的一切能力都还在——多么残酷啊,被丧失感、屈辱感、败北感支配着的输家,‘还不如真的被枪杀比较好’——往往会这么想呢,背负着想死的耻辱心情却无法死去:这就是生存游戏的杀戮形态的本质啊。”

 

指挥官沉默了一会儿,收敛起了全部的表情。绿挑了挑眉,他发现这个野性躁动的女孩意外地有着能把沉默演绎成讽刺的本领,而那分明是肮脏的大人们才懂得的真谛。

 

“绿,就为了这么无聊的理由,你也打算邂逅第一次败北吗?”

 

——那你输过吗?没输过。好巧,我也没有。

 

“嗯,能和指挥官小姐一起,我很荣幸。”——输有什么可怕的呢,自以为是的小女孩,赶紧意识到这一点吧。我可没法每次都借你胳膊枕在颈下,为你擦去那些惊慌失措的泪水。

 

“遗憾,我没这个兴致。”——我所知晓的死亡,远比你活过的时日来得更加漫长;我所忌惮的败北,也远比世人的懦弱所担负的更为不可追回。

 

他笑。“你太傲慢了,指挥官小姐。”她也跟着笑。“是你太天真了,绿永将。”

 

砰——!“啊……Hit!” 

 

白色的温彻斯特兰德尔蓦地越过指挥官的肩头,一发命中。黑色的温彻斯特兰德尔勾起一道弧,抓在绿的手中,双枪并举。指挥官的神经突兀地跳了一下——她甚至都没意识到后面有人。

 

“好了,不想被毙掉就快点去后面躲好。”

 

“……啧,说好的败北呢?”

 

Chapter.11 生存同游戏·下

清风四起,流云蠢动。指挥官不禁心中一紧,这种状况若是放在战场上,她早就被不知道哪儿飞来的流弹贯穿了脑袋,但此刻她偏偏忍不住想,如果绿在,或许自己真的瘸着腿上前线也能活下来——光是看他的背影,恍然以为他一个人能守护一个国家。

 

绿的余光瞄着指挥官微微一笑,弄得指挥官冷不防打了个抖。他松了食指,枪口倒向唇边,醉醺醺碰成一个吻,如同贴着恋人的耳垂呵气如兰:“‘败北’什么的,话虽那么说……指挥官小姐不喜欢的事,我是不会做的。”“……你真好意思说啊。”指挥官毫不犹豫地比了个中指,然后单腿蹦了几步藏身到掩体后面。一边留意着绿那边有一下没一下的枪响,一边推起耳麦:“蝎式,听到请回答。”“蝎式收到,指挥官请说!”“你那边情况怎么样。”“已经突进到场地最北端了,没有发现其他队员。”“目标森村呢?”“也没有发现!”“了解了。”

 

过来围猎她的不止八名队员——森村本人也来了。蝎式没有在第一梯队里找见他,他绕过了蝎式的视线……他在哪里?

 

指挥官费劲地扒住麻袋站起身,趴在油罐上露出头,伸长脖子四下张望。绿听到了她的动静,余光一瞥,脚下挪了两步,遮到她身前。“你冒出来做什么,不是叫你藏好吗?”指挥官不以为然。“这不有你挡着么。”

 

指挥官借着绿的遮挡快速地扫视了一下隔断周围的状况,视野极为有限,她并没有发现森村的踪影。绿优哉游哉地舒展臂膀:“不听话的孩子可没有好果子吃呢。”——砰!“……可恶。Hit!”

 

他的每个动作都舒缓自在得犹如舞蹈,却极为精准,弹无虚发,射无不中——指挥官扯了扯嘴角。哈哈,还说我傲慢,明明自己才是没有百分之百的命中把握就决不出枪的那种自大类型。

 

“绿,这是第几个了?”“第三个。”

 

“噢——”指挥官拖长了最后一个音,索性手肘支着油罐单手托腮吹起牛来,“说起来,我之前就想问了,你这枪弹容量是?”“单挺24发,因为BB弹比真正的12号霰弹要小得多,所以你估计得不太准呢。”“哦哦……我说,这个所谓的兰德尔定制版除了外形,根本就和温彻斯特M1887没什么关系了吧?缩短射程、加大弹容、提高射速——哦,提高射速对你来说没什么意义——连温彻斯特杠杆式连发霰弹枪最重要的杠杆结构都没有了,还敢叫温彻斯特?完全变成别的东西了吧。”“啊哈哈哈哈,就算你这么说……”

 

绿皱了皱眉,对于指挥官的一本正经侃大山表露出一丝无可奈何的意味,而手上的动作也丝毫未有偏差。砰——“……Hit!妈的那两个人为什么突然聊起天来了?!”“看不起人啊混账!目标不是个不会动的靶子吗!!赶紧强行突破吧!!”“突破得了吗,目标不会动绿永将会动啊——我日……!!Hit!”

 

——还剩两个人。绿和指挥官的视线在空气中极为短暂地对撞了一下。绿迅速横展双臂双枪架平,指挥官单膝跪上油罐支起上身。隔断两侧同时冲出人影,黑白两把温彻斯特兰德尔同时击发——砰砰!

 

“我看到他了!!”——正对面的两道隔断之外,VEC91无壳弹步枪无壳弹步枪阴森的枪口已然挑起。他拉动扳机的动作被无限放大,如在目前,指挥官几乎已经望见了定格在自己眉间的准星,并且清楚地看到了森村一开一合的口型:

 

Game……Over.

 

指挥官呼吸一窒,视野突然旋转起来。绿返身一把将她从油罐上抱下来捞进怀里,用枪扛住她骨折的右腿,别扭的动作让他无力维持重心,脚下踉跄了两步,扑倒在地。与此同时,砰砰砰!森村连开三枪,尽数击中绿的脊背。“唔……!!”他一口咬住了指挥官的肩膀,喉咙深处漏出一丝低吟。

 

——队长战原来还有这种手段。指挥官的瞳孔骤然紧缩,原来会愿意为她去‘死’的并不只有家里的姹紫嫣红尽态极妍的女人们——意识到这一点的那一刹那,她出奇的冷静。她的手指穿过绿的发间,一把摁住他的后脑。“绿,不要动。”

 

SIG P226越过绿的头顶,三点一线平正关系瞬间完成,扳机击发,BB弹高速出膛。指挥官自嘲地咧了咧嘴——其实她也是没有百分百命中率就不愿意拔枪的自大鬼,倒是没有资格说绿什么的。她的傲慢同绿很像,而绿的天真或许与她也是相似的——这还真说不准。

 

森村捂住脸无奈地举起手:“……Hit.”队长战宣告结束。

 

指挥官松了口气。“呐,过家家游戏也是挺惊险的吧,指挥官小姐?”“闭嘴,还不是你自找的——想抱到什么时候啊,赶紧给我起来。”“再抱一下嘛……”

 

“指挥官——”蝎式三步两步窜上木板隔断,空翻落地,“嘿咻——没事吧,指挥官!”

 

“蝎式,过来。”指挥官勾勾手指。

 

不明所以的捷克小姑娘扶着双膝弯下腰来:“嗯嗯?”嘣!一记暴栗弹在蝎式光洁的脑门上,脆生生地响。“疼!”“太慢了!”“嘤嘤……哇!!绿医生好狡猾!!我也要埋胸!!”“住口!!绿你快给我起来……”指挥官不耐烦了,下意识抬脚就想踹,“啊啊啊啊啊!!!我的腿!!!”“指挥官?!!”

 

最后还是把骨折的右腿给伤到了,被蝎式和绿架着挪到了游戏场地边用于临时休息和候场的安全区里,绿做了简单的检查,着手拆绷带重新调整夹板。“唉……我都那么小心护着你了,你还是这么容易受伤啊,指挥官小姐。”“你以为是谁的错啊……”

 

“腿,放平一些……话说回来,明明身处那样的劣势还敢明目张胆拉着我闲聊,说你什么好呢,指挥官小姐真是坏心眼啊。”

 

指挥官也觉得倦了,双手一抄,闭目养神:“看到你的命中率,我差不多就明白,森村优不喜欢你的原因了——十二对三的队长战,会高高兴兴陪你玩才有鬼呢。他不爽你是当然的——想亲手击杀目标,看看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输掉游戏时候的表情是很正常的心态,我理解。蝎式没有发现森村,他不是躲起来了,而是加入了围猎行动。我猜他不会轻易出场,除非你把他的队员全部耗尽——那样他就走投无路反而落到下风了。森村不会那么做的,一定会在只剩两名队员的时候牵制你的两把枪做最后一搏。”

 

蝎式捧着绿买给她的罐装红茶坐在板凳上,垂下的小腿前后晃荡:“哦哦,那么短的时间里考虑了那么多,不愧是指挥官!”

 

指挥官抿了抿唇,不置可否——事实上她发现森村的时机还是慢了一拍,如若绿不替她挡枪,结果恐怕就是两样了。她不禁想着,绿在被击中的那一刻,体会到“死亡”了吗?因她而触碰到的死亡——她可没在他脸上看到任何与丧失和屈辱相关的表情。

 

“喂,那个是星白的绿永将?”“好像是吧,不穿军服差点没认出来……”“身边跟着的是谁啊,不是‘歼击王’和‘鹰眼’诶……”“谁知道呢,没见过的人。”……

 

生存游戏场地里的其他玩家时不时投来琐碎的目光,窸窸窣窣的悄声细语亦如蒸腾在盛夏阳光里的蝉鸣,一阵响似一阵却永远寻不到由头。指挥官隐约从那些目光里嗅到一丝敬而远之的退避意味,她不由得好奇。“咦,你在这个圈子里好像还挺有名气的,绿。”绿含混不清地说道:“嘛……也就那样吧。好了,包扎完毕,这次要小心点哦。”“哦。”

 

“绿。你提的要求,我已做到了。”指挥官拿起桌子上的罐装绿茶,单手开了拉环,轻轻顶上绿的鼻梁,易拉罐外一层细密的水珠润湿了绿的鼻尖,“现在该你兑现诺言了。”

 

“啊……对了对了,关于50万的解决办法。”绿接过绿茶站起身,他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眼底的神光忽地暧昧不清起来。

 

——“参加TGC吧,指挥官小姐。”

 

“TGC?”“集结了全日本最优秀的生存玩家的枪战比赛,最终的胜者可以获得比赛场地半年的使用权,各种稀有装备,以及——100万奖金。”“100万……”指挥官嘴角抽搐,物欲饱和的和平年代果真出手阔绰啊。

 

“没错,对于指挥官小姐来说,足够了吧?”“那倒是没错……”

 

逆向涌动的光流里,绿的表情被罩上了黑影,指挥官不由得眯起眼睛,毒辣的太阳让她想起了子母弹在坦克群中爆炸瞬间的白热光芒。不知哪里起的一阵风,让她嗅到了硝烟的气味。她虽看不清,却诡异地认为绿此刻的神情是温柔的,百无聊赖,却又暗藏杀机。

 

“那就来吧,带着你最优秀的部下来参加TGC吧——成为日本第一的生存游戏玩家。”

 

——我期待着,和你厮杀。


评论(6)
热度(5)

© 鸫羽_CP23少前新刊i69 | Powered by LOFTER